2014年4月9日星期三

蘇賡哲:苦海中的總統

4月1日多倫多明報    
    馬英九訪問多倫多時,我向他開了個玩笑說:「某某託我問候你。」想不到他反應強烈,一時竟不知所措。
某某和他之間,有過一段金童玉女式的感情,是咸豐年的事,顯然沒有人會提起,我倒是有點後悔,覺得不應該作弄他,令他惶惑。尤其是當時我隨即走開,讓他繼續呆下去。如此惡作劇,已近乎無聊。 
    周美青經常當眾奚落丈夫。初時,我以為是夫妻間常見的「耍花槍」,似乎花槍下的小馬哥的反應還是樂滋滋地。後來,這位馬夫人愈來愈過火位,奚落時還每見詭異的神色,馬總統的樂滋滋也逐漸轉變為一面無奈。彷彿第一家庭裡另有隱情。 
    本來一個人的性取向是他的私事。但手握最高權力的人如果有他不願意公開的取向,並因而影響著國政大事,也就不能視如平民的私隱了。他從一個風度翩翩的哈佛博士,一直向上爬升,到晚年咬牙切齒要政敵「死得很難看」,此中鬱結,可能都來自壓抑過甚的傳說中取向。如果是普通人,大不了在生兒育女後就告別雙性,和喜歡的人雙宿雙棲,像白先勇那樣,何等逍遙。但他一早被老父下了「挽救黨國」的緊箍咒,而要挽救黨國,不能沒有慕俊名而來的婦女選票,於是只好承受隱瞞的極大壓力,才會在某些關鍵時刻猙獰驟現。 
    我很難不將他和《天龍八部》的慕容公子聯想在一起。兩人都背負著家長奇大的希望寄託,歪曲了本性。慕容復失敗了,發了神經,他成功了,所以沒有神經病,但也有點狂態了。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傳說,直覺不一定準確!有時候只是一種錯覺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