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5月10日星期六

蘇賡哲 :讀新詩的自省

5月2日多倫多明報     
    偶然讀到一位詩人為他的詩集所寫自序,大意是有三類人「絕對不適合」讀他的作品。 這倒引起我的好奇心,不由得隨意翻翻,看自己適不適合。 
    讀到的是一首《期待》。詩曰:「夢醒了,然而夢中的人兒呢,我痴痴對著你的小影,默默無言,花兒被折,離開母枝,它會憔悴而謝,鳥兒被捕,離開母巢,牠會憂鬱而死,人兒呢,當他失去了唯一愛,他將如何的悲哀」。再讀另一首《美麗的世界》:「如果這是美麗的世界,為何花兒不長開?為何鳥兒不常唱?為何人兒呢,千辛萬苦總覓不到愛?」再讀一首《永忘不了》:「這情調太美了,較月兒更亮、比花兒還俏,似雲兒燦縵,像火兒在燒。」 
    篇幅有限,只能節錄,而且把詩句連接起來了。我見過不少慈祥的母親,和朋友交談時聲調正常,一和她的幼孩說話,立即轉變音軌,用嬰兒腔去哄幼孩。這時的母與子都非常可愛。然而這位詩人滿紙花兒、鳥兒、人兒、月兒、雲兒甚至火兒,卻完全沒有那種可愛,甚至很覺肉麻。大概因為詩人已是中年男子漢吧。此外,詩人還特別喜歡用「喲」字,如「我的小天使喲」、「愛人喲」、「這是愛河喲」。 
    看來我是那不適合的讀者了:第一類,物質至上,不解浪漫的現實主義者。第二類,性慾至上沉迷肉體的享樂主義者。第三類,道貌岸然,缺乏幽默感的衛道主義者。哎喲,我的天喲,好像三類人都集中在我一身,難怪毛管兒都䜿了起來哩。

4 則留言:

匿名 說...

像郭沫若的"喲、喲、喲"!何方詩人?為湊新詩強說情----安了,我也絕不適合!

關聖傑 說...

文言文言簡意賅,寫實不失真,沒無病呻吟之弊!

三界無常如秋雲,眾生生死如觀舞,生命如空中閃電,迅速逝去如飛瀑!

匿名 說...

滿紙花兒、鳥兒、人兒、月兒、雲兒甚至火兒,........

北佬話入詩 , 兒來兒去 , o岩D普話蝗蟲睇 !

匿名 說...

宋 慧開禪師《無門關》:「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古詩高B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