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7日星期六

蘇賡哲:陀山鸚鵡的悲情

5月9日多倫多明報     
    董橋退休了,比他大六歲的李怡先生真誠剖析自己還沒有退下來,仍在寫評論文章的原因,可能是內心深處,「未能免俗地有被肯定的渴求」。 以前我說過,人愛上一位異性,不是愛上自已的另一半,而是愛上一面可以照見自己可愛、照見自己價值的鏡子。失戀是因為這面鏡子照到自己的無價值,不可愛,所以痛苦。愛上工作也是一樣的道理。不過,我覺得李先生還有一個沒有說出來的原因,是他對香港有感情,甚至有陀山鸚鵡的報恩情懷,所以不願退。陀山失火,鸚鵡以自己曾在那裡生活過,所以浸濕了自己,灑水以救。香港目前的局勢,險惡不下於陀山,但我們曾經在那裡度過數十年生命中的好時光,我們不能不如一隻鸚鵡。
    當然,鸚鵡灑水,救不了山火。這就是李怡先生所說的:「我的悲觀想法就是,凡是我主張我提倡的意見,社會總是朝相反方向發展的。」當年,很多人告訴我,他們看到彭定康捧著米字旗離開港督府,眼淚就流下來,從那一刻開始,「社會總是朝相反方向發展」,香港人也就逐漸體會二二八之後,台北成為悲情城市的意味。而且,我們看不到會有天神發功,熄滅陀山之火。 
    李怡先生值得佩服處,在於非常清醒的洞見。最突出的是指出民主黨的變質和對香港民主事業的危害。最難能可貴是能放下數十年大中華情意結,成為本土主義領航人。他是本土主義正當性的標誌人物,因此萬萬不能言退。

11 則留言:

無膽獅 說...

1997後令香港人醒覺自己不是中國人!

匿名 說...

台北從來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悲情城市。

"大中華情意結" 就是 "本土情意結" 之一種。

大中華情意結不適合香港。香港是個國際城市,並應保持國際化。但 "社會總是朝相反方向發展"。

匿名 說...

李怡萬萬不能退,呢個正氣嘅本土主義領航人一退,取而代之嘅就可能係日漸神怪飄忽矛盾嘅華夏教教主。

匿名 說...

臺灣有一半人支持國民黨,他獨立不獨立可以用公投解決,

蘇教授愛將國民黨和共產黨畫上等號痛斥一頓很值得商確,

今天我們知道當年五四運動及共產黨全面去中國化是錯的,

我們討厭大陸化但總不能因為討厭假藥所以連真藥也消滅!

匿名 說...

一些左膠也冒充本土 , 要小心

匿名 說...

蘇博士最大的問題是看得太近,看不見當年蔣介石使用鐵腕管治,才有今天的臺灣。當年臺灣人是沒有選擇的: 共產黨 vs 國民黨。歷史證明選擇共產黨一定是最錯誤的選擇。

比較日本侵華﹑文革﹑WWI﹑WWII... , 「二二八」﹑「香港淪埳」中,人民的苦難都祇是小菜一碟。

蔣介石是個基督徒,當年他使用鐵腕管治極可能是做錯了。但可能亦是他知道的最後一道板斧,以防止丟失臺灣給共產黨。

蘇博士錯在不能宏觀地中立論述。

匿名 說...

中國膠死返大陸就最簡單
最仆街是謝X峰之類 , 自已入了加籍 , 卻在香港叫香港人犧牲 , 講埋D " 大家都是中國人 " 的粗話

又唔見D中國膠去越南講" 大家都是中國人 "

匿名 說...

臺灣是個民主國家,人民有權選擇那個政黨執政,為何支持港獨就要消滅國民黨?強逼症?臺灣外省人和我無仇無怨!美國獨立,有消滅英國嗎?支持基督教就要轟炸掉佛教?

匿名 說...

冇腦的中國膠 , 對什麼 " 獨 "都怕得要死 , 語無倫次 , 但中國膠打死都唔返大陸 , 攬實個外國護照唔放

匿名 說...

"本土主義" 敵不過 共產黨 的分化。共產黨最怕 "國際化"。

匿名 說...

共產黨 在香港打 "大中華"牌,在臺灣 就同時打 "大中華"牌 和 "福建/閩南"牌... 都是 "本土"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