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5月9日星期五

蘇賡哲:兩件「公案」的爭議

[2014-05-06]溫哥華星島     
    轉瞬之間,「六四」已屆25周年紀念日。當年那些歷史性鏡頭,相信仍深深鐫刻在很多人的心版上未能淡忘。 讀友中一定也有因為這件悲劇而移民來加拿大,改變了生活軌跡的。回首前塵,25年世局變化,也許難免有人世何蒼茫的感慨。近幾日來,媒體上談論「六四」,聚焦於九龍「六四」紀念館和所在地其他業主的官司;還有本土派另起爐灶辦「六四」晚會,並呼籲大家抵制今年香港支聯會的維園燭光集會。此外,回顧「六四」的評論,也逐漸多了起來,一些朋友提及兩件當年發生的「公案」,看來爭議性仍然很大。 
    現今很親共的陳文鴻,25年前在香港支聯會會議上,建議支聯會號召向中資銀行擠提,提走全部存款,轉存到外資銀行去,搞垮中資銀行,重創中國經濟,迫使李鵬政府垮台。而現今已經長期居住大陸、自稱很受中共禮遇的張五常,當年以經濟學專家身分反對,說這樣會破壞香港經濟。 
    結果陳文鴻的擠提建議被否決。「六四」當天,他又再次發表同樣意見,香港政府邀請司徒華和李柱銘,透過電台呼籲市民不要擠提,以免傷害香港和中國老百姓。 
    陳文鴻和張五常這兩個持相反意見的人已轉了?,就連主持支聯會的司徒華,也在身後被網台台主說他是中共的終生臥底,任務是把支聯會活動控制在中共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司徒先生曾以中共沒有辦法滲透支聯會自豪,怎想得到自己被稱為臥底,而且終生。 事後,司徒華在被指「反中亂港」時,常以這件事為自己辯解。但以網台台主的邏輯,剛好可以說,反對向中資銀行擠提,就是把支聯會活動控制在中共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近三兩年來,香港本土主義崛起,本土派抵制支聯會的維園燭光集會,在尖沙嘴另辦晚會,理由就是紀念「六四」,不要從支聯會的大中華情懷出發,而是要以香港本土利益優先來看「六四」、看八九民運。這一來,他們面對擠提爭議,應該站在陳文鴻那邊,還是司徒華那邊?這是不能迴避的問題,因為類似的抉擇,很難說在未來不會再出現。 
    另一件公案,其實性質和擠提之議相近:1989年6月7日,香港支聯會本來打算舉行罷巿、罷課、集會遊行,估計參加者很多。但在凌晨時分,油麻地、旺角發生騷動,很多中資商店、銀行遭歹徒破壞,警方拘捕了15人。 
    稍後的早上三四時,鄧蓮如打電話給司徒華說:6月5日有七至八十名壯男由深圳持雙程證來港,形跡可疑,警方跟蹤之下,發現他們在酒店深居簡出,直到騷動時,發現他們在人群中帶頭向警察擲石、衝擊中資機構、放火燒車。鄧蓮如自稱受警方委託,向司徒華建議,取消當天的集會和遊行。否則這群人未被捕的,可能繼續破壞,引起很大事件。司徒華接納了鄧的建議。 
    比較起擠提之議,這事有相當詭秘色彩。「六四」甫發生兩三天,北京政局並不穩定,香港新華社和左派力量亦如是,他們是否有餘力有心情部署一批人去破壞香港一次遊行集會? 
    那15個被警方拘捕的人在公眾視野中蒸發,沒有受到檢控,甚至不知去了哪裏。他們是不是真正來自深圳,如果不是,他們是甚麼人? 
    至於司徒華應否因此取消活動,是可以爭議的。既然已經預知有人來破壞,就不會有太大問題。當日香港土共都傾向民主運動,即使中共想搞破壞,也找不到如67年的大批群眾,警方應可輕而易舉維持治安。

2 則留言:

匿名 說...

That's pretty odd. So it wa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destroyed their own HK branch of institutions, or other forces?

關聖傑 說...

是神?是鬼?肉眼凡胎難以辨識!人心難測!要看看誰是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