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7月11日星期五

蘇賡哲:談勾結外國勢力

[2014-07-08]溫哥華星島     
    看了韓國很賣座的電影《逆權大狀》。這是根據事實拍攝的作品,反映南韓軍政府時代,平民在國家安全法壓迫下的悲情和反抗。
片中男主角宋律師本來對政治毫無興趣,一心只求多賺錢養家活兒,意外地因為恩人之子遭受國安法迫害,被捕後慘遭酷刑,苦打成招,他毅然放棄得來不易的財路,肩負起辯護責任;並由於深入研究案情,瞭解威權政治的黑暗,醒覺不能讓下一代生活在如此荒唐的社會,終於成為一位出色的、領導公民抗命的人權律師。
    香港目前的政治形勢日趨嚴峻,這部電影能給港人很多啟示。例如勾結外國勢力問題。電影中的學生遭受酷刑,施刑者在法庭上否認,說是學生自虐所致。 
    宋律師找到一位目睹施刑過程的軍醫願意出庭作證,因為這一來,學生苦打成招的供詞就可以推翻,偏袒軍政府的法官當然予以拒絕。無可奈何之下,宋律師只好出動外國勢力要脅法官,邀請西方記者到庭旁聽,在這壓力下,法官不得不讓軍醫出庭作證,軍政府的醜惡面目自此曝光。 中共是勾結外國勢力起家的,沒有外國勢力就沒有這個政黨。以蘇聯為首的國際共運組織出錢出人,支持中共的奪權活動,以致中共有「盧布黨」之稱。在「中東路事件」中,他們甚至喊出「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和當年中國合法政府為敵。因此,中共奪權成功,建立政權後,最害怕的是人民向他們學習,勾結外國勢力來反抗他們。他們的害怕是有道理的;沒有道理的,是作為中共的反對者,在中共長期宣傳洗腦下,竟然認同這種害怕。 
    中共宣傳洗腦,當然不會用他們自己勾結外國,推翻本國政府的歷史來做對比,而是鼓吹民族主義,先講西方列強在近代如何侵略中國,到了現代又如何亡華之心不死,把和西方國家有聯繫的異議者打成漢奸賣國賊。這方面他們做得非常成功。香港的李柱銘,因為曾經去過美國,和美國領導人會面,談過香港民主運動情況,就一直被香港一些人譏為「李漢奸」。 
    得到同樣待遇的,還有陳方安生。黎智英和退休了的美國官員在香港遊艇上敘舊,也沒有逃過同樣的鞭撻。至於天主教的陳日君,當然勾結的就是梵蒂岡。他們近年更變成部分批評者心目中的「漢奸四人幫」。 
    其實李柱銘他們只是向美國反映香港現狀,如果有所要求,只是希望美國給予道義上的支持,歷來美國所做的也只是這樣。即使中共和美國有所衝突,他們決不可能像中共那樣喊「武裝保衛美國」,所以,誰才是漢奸、誰才是賊喊捉賊,事實擺得很清楚。 
    香港人為了追求真正無候選人被事先篩選的特首普選,將發動「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中共和港共已經表示將以武力對付。他們口中的武力,包括亞洲第一的香港警力和亞洲第一的中國軍力。所要對付的,都是手無寸鐵的香港人。 
    為了使對付行動合理化,他們就說佔中者勾結外國勢力,是美國圍堵中國的一個環節。這當然是誣陷,自1989年至今,美國從來不曾像昔年蘇聯支援中共那樣,支援過中國及香港的民主抗爭運動,如果有,中共現在還不拿出人證物證嗎? 
    要求西方國家提供道義支持是有利香港民主發展的。正如《逆權大狀》的宋律師邀請外國記者上法庭,也是有利無害的。香港民主派人士應該有此認識,不要和中共唱同一個調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