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7月14日星期一

蘇賡哲:九龍城追憶

7月4日多倫多明報     
    一群朋友各自撰文回憶他們年輕時在香港生活過的「環頭」。要我也湊一湊熱鬧。所謂「環頭」,就是小社區吧。 香港地方不大,但小社區倒是各具特色。例如我居住的九龍城和尖沙咀比,風土面貌根本像是兩個城市,和筲箕灣比,亦大異其趣。 
    小時的九龍城非常寧靜。有一次騎腳踏車摔倒在聯合道馬路中,久久才能爬起來,期間完全沒有車輛經過,若是今日,自不堪設想。 
    十多條街道因為貼近機場,大多是四層「唐樓」,有人壽終正寢,就在馬路搭一個竹棚架直達三或四樓,靈柩緩緩從棚架拾級扛下,然後是樂隊伴隨,先遊街再送往墳地。當然是樂隊愈多,喪家愈有面子。不過後來我在台灣看到脫衣舞送殯,只有樂隊便顯得平淡無奇了。 家居屋頂裝設了一排航空指示燈,站在屋頂真的看得見飛機內的乘客,初次經歷航機從頭頂降落的人,受不起地動山搖的震撼感,往往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居住久了便麻木無所覺,真有從小嚇大這回事。 
    未有宋王台公園前,那裡堆滿半個人高的亂石。小朋友玩耍時,碰見男女裸身躺在地上,還被喝令跑開。後來才知道那是最廉價的人肉市場,幕天蓆地,連房間費用也省掉。現在回想起來,在亂石間討生活的女性、那樣困乏的環境也要發洩慾望的男人,全都不在人世了,確是浮生若寄。 
    機場對開的太子酒店住著一批聯合國支援的俄羅斯難民。街頭相逢,語言不通,只能好奇地打量對方。怎想得到將來自己也做了難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