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蘇賡哲:北洋軍閥的正氣

7月21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的抗爭運動,有逐漸非政黨化趨勢。專上學聯、學民思潮這兩個學生組織成為運動的骨幹,政黨的角色是配合行動。因此,很多人擔心在當局毫不退讓的䥫腕下,學生們將會承受怎樣的打擊。
    中國現代史上,政府鎮壓學生運動的悲劇最廣為人知的當然是六四,較早些的北洋軍閥時代,則有段祺瑞政府開槍殺死和平請願學生的「三一八慘案」。魯迅為此寫了《紀念劉和珍》一文,中共編入教科書,因而知道的人也不少。其實如果將三一八和六四做比較,對中共是非常不利的。三一八發生後,廣泛被報道的是本不知情的段祺瑞趕去現場,面對死者,長跪不起,後來還終身茹素。較少人知的是慘案發生後,北京司法檢察機構不管政府是否高興,秉公行事,進行了獨立調查。它的口供大多來自軍警和偵探,這些人的証詞相當老實,沒有考慮上司態度,也沒有偏袒同袍,全都如實說出學生是和平請願,
    沒有攜帶武器,是軍警開槍殺死了無辜青年。行兇軍人,很快就被通緝在案。當年的國會立即召開非常會議,通過一項決議:屠殺學生的首犯,要聽候國民處分。接著是國務院集體請辭。 
    北京大學校長蔣夢麟在萬人公祭會上泣說:「我任校長,使人家子弟,社會國家之人材如此犧牲,而又無法避免挽救,此心誠不知如何悲痛。」被人唾罵的北洋政府,還是有點正氣的。 
    香港預演佔中義士被捕,有陳新滋等校長出來聲援其中學生,算難得了。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北洋政府在處理這事件上的表現不祇有正氣, 在當時世界, 足以為天下法, 而在今天的大陸, 完美得無法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