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7月5日星期六

蘇賡哲:香港政爭前瞻

[2014-07-01]溫哥華星島    
    王丹和吾爾開希這兩位1989年學運領袖對香港人長懷感恩之心,王丹希望香港人在這風雷激蕩的關頭,不要被北京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嚇住,否則以後只有做奴隸了。 他呼籲港人用更大的勇氣和團結,反擊白皮書對港人的恐嚇。吾爾開希更情真意切地說;「共產黨人亡港之心從來不死,共產黨亡自由之心從來不死,共產黨消滅香港現有生活方式之心從來不死,不要對共產黨抱任何期待。」
    香港政治形勢發展到今天,應該已沒有誰會對共產黨抱有期待。到執筆時,雖然尚未知道佔中公投最後結果,但這是2003年五十萬人上街反對廿三條立法以來,最大規模一次群眾動員則無疑慮。6月27日,法律界人士一千八百人發起黑衣遊行,反對白皮書壓制香港司法獨立,要求北京撤回白皮書;還有今年的七一遊行,相信也會群情洶湧,支持香港政改選舉方案要有公民提名權。 
    由於佔中公投的三種選題都有公民提名元素,公民提名的候選權將成為政治鬥爭焦點。現在堅持公民提名才是真普選的民主派可打的牌是:一、用港大公投民調結果向北京施壓;二、七一上街展示決心;三、立法會超級議員辭職引發變相公投;四、佔領中環。而在這些抗爭方式都收不到預期效果後,還可以有第五個選項,那就在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時,泛民議員全體投否決票,一拍兩散,使政制原地踏步。 
    超級議員因為是全港大選區選出,一人辭職已有變相公投效果。現在是何俊仁表示有意辭職,但由於上一次政改,他離棄五區變相公投,帶著民主黨黨友去和中聯辦密室妥協,通過令人失望的政改方案,所以不少人對他的表態深存疑慮。我覺得這既然是他的表態,就不妨聽其言察其行,如果屆時食言,當然後果自負。 
    上述民主派的五項對策,力量來源只有民意,別無其他。但北京硬要強加一項「外國勢力」。這是因為他們在對付佔中時,可能出動兩個「亞洲第一」,即香港亞洲第一的警力,和中國亞洲第一的軍力,為避免雙獅搏兔之譏,就要說這隻兔子非同小可,是外國勢力圍堵中國的神兔。其實從「六四」迄今25年了,中共口中的外國勢力從來沒有任何影跡被破獲。 
    唯一證據是某報老板和一位美國前高官在遊艇上談了數小時。由於民主派內部分裂,這位報老板被劃入民主派四人幫(其他三人是李柱銘、陳方安生和陳日君),因而也有民主派人士樂於呼應中共,給報老板戴上「勾結外國勢力」的紙帽。香港政情之複雜詭異,於此可窺一斑。 
    梁振英政府的另一項頭疼題目是新界東北發展。和台北反服貿的太陽花運動一樣,很多人以為這是兩種民生立場之爭,其實和民生無關,甚至可以說,民生只是雙方鬥爭的幌子。內裏實質,在台灣是抗拒經濟上因服貿而被中共融合控制;在香港是抗拒當局以發展東北為借口,搞深港融合,抗拒當局打造一個叫香圳的新城市,以之代替香港。亦即原來的香港消亡了。所以這是香港生死存亡的鬥爭,嚴重程度甚至不亞於政改。 
    看來,反新界東北發展,也會是今年七一遊行在政改公民提名權的抗爭之外另一重要訴求。二者合流,聲勢不小。 
    共營迄今找不到另一個司徒華作為突破口,來來去去助陣的只是李偲嫣、周融、高達斌,連陳靜心都淡出了。政治鬥爭,人才很重要。

1 則留言:

匿名 說...

長毛今日出獄 , 就話要議員辭職公投 , AV仁竟然縮沙走數 , 真仆街 , AV仁你切J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