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7月9日星期三

蘇賡哲:執著信念兩種人

7月1日多倫多明報     
    一位朋友說:「司徒華一生無家。兩袖清風的人,也最偏執。因為他們不能執著物質家累,就執著信念,即使是錯的信念。 激進政團的支持者,或多或少都是如此。一切生活的期望全繫於鍾愛或憎恨一兩個政治人物,草木皆兵,風吹草動即開機關槍亂打一通。」這位朋友對太熱切的人敬而遠之,因為他覺得這種人沒有生活,喜歡你時極喜歡,討厭你時,恨不得你馬上「仆街死」。 
    這也是我們在網上看到太多「仆街死」詛咒的原因。不過,在偏執於信念的人中,我認為司徒華和其他激進政團的支持者是應該有些分別的。所謂「沒有生活」,大概是缺乏享受其他生活樂趣的意思,一切生活的期望全繋於鍾愛或憎恨一兩個政治人物而致草木皆兵,似乎是與華叔有別,比他年輕得多的另一群人。華叔本人並非不執著於物質家累,而是善於營生,而且他做生意總是成功的。他在回憶錄中完全不提佔他生命中頗為重要的營商活動,但公眾並非沒有途徑去了解他在這方面的能力:只要看教協在經營上的成績,就可以知道一二。 
    華叔善於營生,他相信一個人要「行得正企得正」,必須從正途立好經濟基礎,才可以在某些情況下抗拒物質誘惑。我認為這說法是正確的。他的軟肋不在物質,而在非常重視自己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 
    我有一位遠親在大學任教,被傳媒稱為「金毛教授」,他學問淵博,形象卻和砵蘭街「馬伕」相似。華叔是小學校長,社運領袖,只可以規行矩步,盡力維持清譽,做到無可挑剔。你能想像金毛華叔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