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8月30日星期六

蘇賡哲 :佔中與反佔中遊行


[2014-08-26]溫哥華星島日報     
    梁振英和董建華、曾蔭權有個重大分別,他覺得自己能夠「運動群眾」。 以前和唐英年搶特首的位子,雖然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梁振英勝出的真正原因,但他能屢出奇招,當時在民意調查中佔上風是事實。上任初期,梁力推傾聽民意形象,帶著紙筆落區親民。後來常被抗爭者鬧得灰頭土臉而歸,興致不免大減。不過,他自己不出馬,卻可以運動別人出手。於是一些標榜「愛國愛港」團體就在街頭頻頻演出形式不一、精神貫通的文革批鬥活劇。 
    到了8月17日的反佔中大遊行,「運動」數以萬計群眾,從維園遊行到中環,應該說是他用群眾去鬥爭群眾的頂級「製作」了。 民主國家很罕見支持政府,和民間反抗力量唱反調的示威遊行。極權國家比較常見。例如薩達姆時代的伊拉克、斯大林時代的蘇聯、中國及北韓等國家,動不動可以出動一百數十萬人去遊行支持政府。反佔中大遊行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 
    有人認為民士派才在7月1日有支持佔中的遊行,反佔中遊行雖然不以政府名義舉辦,也起了撕裂社會效果。我並不這樣想。如果兩種對立思想早就存在,就無所謂誰撕裂了社會。兩次訴求相反的遊行,公開展示了雙方的支持度、展示了各自的動員能量,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起碼不用瞎子摸象,亂下判斷;也免去自吹自擂,有多少力量,就戴多大帽子最好。 不過,如果對7月1日佔中和8月17日反佔中做過現場觀察,不難發現兩次遊行的最大分別不在人數,而在參加者的質素。首先,一目了然的是,反佔中遊行過後,滿目瘡痍、遍地垃圾。被群眾隨意丟棄的多是國旗、特區區旗、各自團體橫幅紙牌、膠水樽、宣傳單張。即使他們認為有崇高意義獻花活動的花籃,最後也變成垃圾桶。人們不由因此懷疑他們的口號「愛國愛港」是用亂拋垃圾來體現愛港嗎?相對一方的七一遊行,群眾處理垃圾比較用心,還得到清潔大嬸比較後的讚許。 
    所謂質素,不一定指道德質素,政治覺悟的質素也很重要。記者訪問七一遊行的參加者,他們大都能清晰表示希望有不篩選的真普選。但8月17日反佔中的這一邊,參加者對自己的訴求,大多說不出個所以然。最多就是背出反暴力反佔中要和平保普選這口號。 
    很多反佔中遊行者的答案更是荒腔走板,達到令人噴飯地步。例如完全不知道遊行目的是甚麼,反正「得閒」,飲完茶就出來走走;或者直接說「我不懂」,以至覺得既然被訪問,總要說幾句,於是說希望人人健康。也有女士更坦率,用普通話說她是來購物的。這就關係到他們參加遊行的動機問題。雖然主辦者極力宣稱,他們禁止付錢僱人參加遊行,但多個媒體揭發,付錢請人遊行已達醜態百出,慘不忍睹階段。既然要打開大門吸引最多人數參加,記者自然不難以臥底身分得知付錢內情。 
有不少評論譴責收錢遊行的人為三數百元出賣良知。我覺得更可悲的,其實是這些收錢的人根本不清楚甚麼良不良知。一個大律師不會貪圖三百元而參加遊行,收錢的大多是草根階層,他們平日辛苦勞碌,大概日入也就是三百元,現在有一頓免費午餐,散步到中環就有一天額外收入,只會覺得何樂而不為。反佔中實質是令香港沒有真正普選,把全體選民當選舉橡皮圖章的後果,必定是抗爭劇烈的社會永難和諧。我相信很多收錢的人完全不明白這道理。有些「左膠」因此說這些人不是民主派的敵人,但現實條件中他們是的,是可悲的敵人。

4 則留言:

匿名 說...

也有女士更坦率,用普通話說她是來購物的。.....

是 " 鳩嗚 " 呀 , 哈哈哈

匿名 說...

817" 鳩嗚 " 大遊行呀 , 哈哈哈

匿名 說...

817" 鳩嗚 " 大遊行的 , 盲既都知係自由行的大陸人啦 , 左膠話要包容不要歧視 , 大陸人在香港也可行使政治權利的啊 , 是人權啊 , " 鳩嗚 "的也應可投票選議員啊 , 左膠 , 哈哈哈

匿名 說...

現實條件中他們是民主派的敵人,是可悲的敵人,正如在韓戰中被驅使向着聯合國軍炮火前衝的所謂志願軍,是可悲的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