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8月7日星期四

蘇賡哲:既感慨又感傷

7月31日多倫多明報     
    李碧華在專欄中說:有傳媒揭發「暑期筍工」,珠海書院以月薪一萬元,招攬學生為反佔中大聯盟回收巿民登記資料及簽名,街站當值則日薪330元。 倘若消息屬實,不免令我這名老校友、前教師有太多感慨,甚至感傷。一個教育機構,怎可以就這樣變成朝廷鷹犬? 
    前一陣子,梁太在媒體鏡頭前怒罵蔡子強教授。朋友開他玩笑說:想不到這成為他一生事業的頂峰。蔡教授為文回應說,他覺得自己事業的頂峰,不是被梁太罵,而是教出幾位七一在遮打道參加佔中預演被捕的學生。我認同蔡教授的想法。青年人在香港這種極端功利的社會,願意為公義有所犧牲,做老師的真是與有榮焉。但珠海書院如此取態,豈不以有這樣的學生為恥。 
    七一佔中預演後,有大學校長公開說,如果有他學校的學生因佔中被捕,需要援手,他必定予以支援。這是民國初年,蔡元培校長聲援向軍閥抗爭的學生以來,大學的優良傳統,是大學校長作為高等知識份子良心的體現。但珠海書院如此取態,我只希望他們領導階層不要對學生落井下石就好。 
    學生是好樣的,早些時的畢業典禮,校方請了羅太來替學生們進行洗腦教育,就遭受畢業生杯葛。學生們大概都明白,這所學校完全不會有蔡校長,他們的校長甚至和香港一些大學的校長也大不一樣。 
    照我所知,這所學校的辦學者都是上了岸的人。優悠林下不是比充當維穩先鋒好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