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9月6日星期六

蘇賡哲:何兆武看殷海光

8月29日多倫多明報     
    何兆武是戰時西南聯大學生,讀過土木、歷史、哲學、外文四個系,做過社科院史研所研究員,譯作和著作也涵蓋史學及哲學,所以很難稱他為史學家還是哲學家,叫學者就妥當了,事實上是有學問的人。 不過,他雖然亦喜愛邏輯研究,但思維似乎不大講邏輯。 
    他說:在西南聯大時,他對殷海光印象不好,總覺得殷彷彿高人一等,褒貶人物毫不留情,尤其在反共這一點上,不愧是個法西斯。但「後來的情況又大謬不然」,殷海光去台灣後,成為自由主義的一面旗幟,是台灣青年一代知識份子的思想導師,受台灣當局迫害,致使英年早逝。
    何兆武本身是左傾學生,人一左傾,邏輯思維就會出問題。首先,殷海光在西南聯大極反共,法西斯是反共的,但反共不必然是法西斯。自由主義者也是共產黨的敵人。(法西斯之名常被濫用於抹黑對手,像近來香港的「左膠」也將反對新移民享有老居民同等福利及權利稱為法西斯,等於加拿大也是法西斯國家了。)法西斯為爭奪群眾而反共,極權本質和共產黨是一致的;自由主義和共產黨則是本質上的對立。其次,殷海光去台灣而反對蔣家政權,其實和他之前的反共沒有矛盾,都是反專制。不存在甚麼「大謬不然」。何兆武知道蔣介石反共,西南聯大時的殷海光也反共,便是蔣介石的人,後來發覺殷海光反蔣,於是得出原來當初以為殷海光是法西斯屬大謬了。邏輯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常識,研究多了,常以為等於三。

2 則留言:

Elaine Ye 說...

因为连续的向左转,结果却碰见了向右转的朋友,那时候彼此点头会意,脸上会要辣辣的。

龍象般若 說...

敵人的敵人不一定是朋友!

世間邏輯:

甲真而非甲假,甲假而非甲真!

佛法邏輯:

甲真而非甲亦真,甲假而非甲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