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0月11日星期六

蘇賡哲:罕見的抗爭

[2014-10-07]溫哥華星島     
    佔中行動,在2003年由一群多倫多港裔移民,向司徒華提出過。當時是寫信交由一個民間團體負責人趁赴港之便遞交的。 但過了很久,如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應。後來我也去香港,和華叔飯敘時,當面提起這件事,他只是說:「戇居」兩字作答。幾十年朋友,我知道他的脾性,再說下去只會自討沒趣,便轉換話題了。
    五區公投後,華叔因轉軚分裂了泛民,聲望一落千丈。但在2003年,泛民沒有分裂,民氣相當激昂,華叔領導著香港民主黨、教協、支聯會,在民主派中是一錘定音的領導人。只要他點頭同意,佔中在十年前就發生了。事實是直到今天,我仍不知道他反對的原因。
    現在因為佔中啟動而點燃的香港人自主抗爭活動,在港九遍地開花,聲勢浩大,雖然不知道終局如何,但已經催生出一場超越佔中的全民運動,必定是香港史冊上光輝的一頁。我不由想起,如果華叔仍在世,看到今天的情勢,不知道會對當年那「戇居」兩字有何想法。
    這裏輯錄網上三則評說:「以司徒華的老練,根本不會讓事情發展到今天的地步。既然上次政改與中共密室談判也敢做,相信年半前三子提出佔中建議時,同樣會被司徒華消弭於無形了,怎會容許任何人令中共如此尷尬。」又表示:「想起司徒華如果未死,他可能慶幸曾說過『戇居』,否則若當時就發生了佔中遍地開花,他怎麼向中共交代」,「其實,司徒華本身是一個悲劇。在生命的最後階段,有口難言,不知他有怎樣的心路歷程。」 
    這些評說者,都是加拿大華人社區的普通人。他們基本上認定華叔就是中共的「黨外共產主義者」。落實在具體表現上,即是蕭若元說的,是中共終身臥底。不知道華叔當年有沒有把多倫多港裔移民佔中之議拿出來和同道們商量,在會議上研究過。如果有,公開會議紀錄應該可以廓清一些疑惑。不過,照「戇居」這麼斷然的判語,予人感覺是沒有討論餘地。 華叔曾抱病出席公共活動,有人向他扔冥鏹。對一個患著不治之症的老人家來說,我不同意這樣做。激進派的朋友似乎也不大清楚這樣做的人是誰,不過,這個人揭開香港民主運動的一個新篇章,就是去偶像化的肇始。華叔不再是偶像,他的同志一走入中聯辦,也就失去民主光環,再下來,所有泛民都不再被推崇,甚至他們一出現在群眾運動場合就被噓、被指責為騎劫或抽水。佔中三子的倡議,曾得到數十萬人表態支持,但學聯和學民思潮合流後勢頭更猛,佔中三子只能提前啟動佔中。 
    可是,香港學生團體也不是權威,普羅市民不分上下絕對平等地成為示威主角。在灣仔金紫荊廣場建制派慶祝「十‧一」國慶外圍,學聯成員和普通示威者發生意見衝突,後者怒吼說:「如果你再說這是學聯的活動,以後我們就不參與了。」
    這就是說,從司徒華到民主黨到泛民政黨,以至佔中三子而至學生團體,這樣的一個運動主導權層層轉移到市民大眾手上,沒有組織、沒有領導,沒有指揮,是香港從未出現過的現象。即使在世界民主運動史上,也不多見。在示威現場,有一個十多歲的少女說,群龍無首是吉相。她極有智慧,因為這類活動最忌組織與組織,領導人與領導人內訌,沒有組織和領導,內訌的可能性可降低。不同意見當然有,但起碼不會有幫派意識,不會因領導人個人恩怨影響大局,是好事。

3 則留言:

金鋼 說...

越多人抗爭越安全,此時不出還等何時?越多人抗爭,越能證明「中共」為無人民授權的「非法集團」!

匿名 說...

831大陸落閘之後 , 舊泛民已經玩完 , 仲成日以為自已是主角 , 應該想想如何有體面地退場啦

匿名 說...

“群龍無首”係因為香港人越黎越覺得冇任何一個“首”可以充份代表到自己,再靠呢啲“首”去代自己發言同執行,只會被呢啲“首”一次又一次地出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