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

蘇賡哲:通識教育成敗觀

[2014-10-28]溫哥華星島     
    目前香港進行得如火如荼的雨傘佔領運動,本是戴耀廷等大學教授和牧師倡議並籌劃了一年多的「佔中運動」,後來因為學聯和學民思潮在示威時發起衝擊行動,佔中運動不得不提前啟動,但學生已實際上掌握了抗爭主導權,以致特區政府與示威者對話,也只以學聯為對象。 在對話過程中,學聯五位代表以不亢不卑、和平理性態度,高水平的理論,宣示了他們的理念和決心。政府代表林鄭月娥在對話結束時肯定了學生的表現,實質是說,政府碰上了可怕的對手。
    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難免要追究何以香港會湧現出這批大中學生。他們首先認為這是有人教唆之故。誰能這麼大規模教唆學生,究本窮源,追到學校教育的通識課去。政府十多年來致力推動通識教育,中國歷史科變成可有可無,可見對通識科極為重視。
    通識科的教學目標,是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問題就出在這裏。因此,10月10日梁振英在禮賓府會見建制派議員時,就有人提出釜底抽薪之計,削減通識科的政治內容,甚至把它改作選修科,把有固定課程,必須側重記憶的中國歷史科就改作必修科。
    港府高層因而要求教育局釜底抽薪。但在目前抗爭行動風口浪尖上,過大的動作非但起不了抽薪作用,反而會火上加油,令人覺得抗爭有理。教育局現提出初步建議,總趨向是削減通識科的政治內容,把它12個主題中的「今日香港」三個主題減為兩個,即把本來的「生活質素」及「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合為一個,另一個「身分和身分認同」則保留著。 此中最為香港當局針對的,是「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因為它有人權、民主、公民抗命等內容。現在要把涉及政治的內容,由本來的25%減到18%,並可能強制加入《基本法》、「一國」觀念、中國經濟起飛、中國歷史等內容,加強洗腦效應。
    其實教育局的官員也知道這是個燙手山芋,如果把通識科弄得和國民教育科一樣,必定引起市民的反感。殷鑑不遠,年前國民教育就是在洗腦教育的惡名中,惹來十多萬市民示威而不得不喊停的。 然則,香港作為專制政府控制下的地方政府,何以要推行通識教育?這其實是他們沒有自知之明緣故,他們希望教師引導學生看到中國崛起,所以能收回香港,更要學生知道中國經濟如何繁榮、太空科技如何領先、北京奧運會如何成功。然而在沒有黨委駐校的教室,掌握教材解釋權的畢竟是良心未泯的教師,一旦面對范徐麗泰是人大常委,是香港人在北京名義上最高權力機構的代表,但她是哪個香港人叫她去代表自己的?解答不了這個簡單問題,再辦十次奧運會,都無法扭轉年輕學生被人強迫代表的反感。不必再說為甚麼范太會被稱為「香港江青」那一筆了。
    通識科即使通過香港教育局的「小手術」,留下來的「身分和身分認同」主題,依然可以產生無數佔領行動的學生。多個面向全體港人的民意調查都顯示出2008年以來,認同自己是純粹香港人、不是中國人者,愈來愈多,在18至29歲的調查對象中尤其明顯。即使課堂上的教員是催眠大師,能令學生自認是中國人,但離開學校,發現中國人有百分之六十七表示來生不做中國人,自然催眠效應就消失了,何況教員根本不願意做催眠大師。
    說到底,一個政權在別的方面怎樣成功,但在民心政治上失敗了,再怎樣糊弄通識科都沒有用。

1 則留言:

智慧鏡 說...

共產黨洗腦是成功的,在洛杉磯麥當奴常常聽見華人仇恨英美,及香港佔領的學生!很想問他們為何來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