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0月4日星期六

蘇賡哲:最有效抗爭是罷教

[2014-09-30]溫哥華星島     
    香港政改之局風起雲湧,民主派抗爭日趨激烈。自人大常委的偽普選框架出台後,昔年支持主權回歸,期待從中共手裏得到民主化的人都知道路已走完了, 再下去就是年輕一代激進本土民主派興起,抗爭方式將會比以前激烈,不會再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原則了。不過,新舊交替之際,會有一個緩衝、蛻變的過程。 
    佔領中環運動在籌劃初期,人大常委會尚未「三落閘」,而且佔中三子本來都是溫和民主派,所以提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亦即依舊是「和理非非」的老一套觀念。 
    因此,激進民主派成立「佔中後援會」,表面是後援,實質是將來要起「督戰隊」作用,暗中提防佔中主導者像上次政改時的一些領導者那樣,半途轉軚,妥協投降。 
    激進者集中在一些成員不多,但網絡動員力強勁的政治組織中,也存在於學聯和學民思潮這種大學和中學生組織中。所以在學生罷課時,開始出現不遵守集會規定的活動,其中一個高潮就是驟然越過欄閘,進佔政府總部東翼廣場。這個廣場在建造時是作為公共空間來規劃的,不久前為防範示威者衝擊再加上欄閘,建制派指學生進佔這本來屬於公眾的廣場為暴力行為,其實是不正確的。不過和佔中之鼓吹愛與和平,當然算是比較激進了。 
    香港警方錯在自以為聰明,在學生進佔廣場後,捉走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及學聯領導層,以為這樣學生就群龍無首,容易收拾。而佔中領導人戴耀庭恰好在捉捕行動後抵達學運現場,看望學生。學生在失去領導人之下,以語言相迫,問戴耀庭為他們做過甚麼、佔中何以只是空談。戴原本還說,佔中不會提前舉行,後來大抵覺得不如乘勢而起,於是改變主意,就說立即啟動。從此,溫和民主派的佔中者,與激進學生便合流了。 
    佔中自動議迄今,已有一年半時間,領導層大多是社會上已有成就的中老年人,做事比較能夠計劃周詳,原訂今年10 月1日行事,提前數天,在人力和物資調動上不成問題;至於學生方面,勝在活力豐裕,行動迅速,但謀劃不足。警察出動胡椒噴霧時,很多人都沒有防備工具。和佔中力量合流,正好得到大力支援,可以彌補不足。之前,學生對溫和派辦佔中是否能堅持原則到底是有疑慮的,現在佔中就在他們主場中啟動,給了他們就近監督的絕好機會,可以說是起了對雙方都有利的互補作用。 
    佔中三子提出兩個訴求:一、人大常委收回落閘決定;二、港府重啟政改諮詢再提報告。如果未能達成目標,將有升級的行動。至於升級到甚麼行動,到我執筆時尚未公布。一般理解,以教協罷教最為有力,甚至比佔中本身更有效果。大家都知道,教協有數以萬計會員,組織健全,運作順暢,資源豐足,如果發起「萬師罷教」,亦即出現更多的學生罷課,足以癱瘓香港教育系統。 
    佔中是公民抗命,自居於違法之境,即使未被拘捕,也要去自首,可能被檢控,也可能留案底,因而使人有參加與否的顧慮。教師罷教,沒有這顧慮,政府也不大可能把大量教師同時革職,所以罷教堪稱本少利大。他們聲稱將與泛民及佔中三子等商議今後一系列行動,很多人希望罷教在行動之列。

1 則留言:

豬腳涼 說...

佔中不如空城,我精神緊張,導至呼吸困難,集體罷工,罷課,罷市,歡迎有良知的警隊加入!全民運動,同抗暴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