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1月14日星期五

蘇賡哲:佔領運動似進入持久戰


[2014-11-11]溫哥華星島     
    香港的雨傘佔領運動,已持續一個多月。起初很多人以為師老無功,在建制方一波接一浪的反佔領者挑撥民怨攻擊下,不久自會疲憊潰散。即使是民主派一方,也有以陳日君樞機為首的不少「大老」,出來叫佔領者撤退,說是應該見好就收。
事實上最激進民主派,之前也是反對佔領的,認為徒然消耗民意,沒有用處。但形勢發展令人很感意外,今日的佔領區固然完全看不到任何達成真普選的希望,但也看不到消沉的士氣,反而朝氣蓬勃,充滿活力及創意。而且佔領區中的帳篷愈來愈多,有人捐贈發電機,有人創設風力發電器,物資站聲明拒絕現金捐贈,但常貼出某些物資已太多暫勿捐贈的告示。 
    種種跡象看來,佔領運動非但不會潰散,還會有持久「戰鬥力」,很可能堅持到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屆時方案被否決,一切原地踏步,甚麼人大決議也沒有作用了,當然可以撤退回家,另尋出路。 
    出路是甚麼?有些觀察家認為,民主回歸的溫和派之路證明走不通了,將來應該是年輕人本土主義上場。最近,香港大學《學苑》出版本土論述的《香港民族論》,在序言書室暢銷書榜位排第一;在書種極多的誠品書店居然也打進第九位,是該店同類書籍罕見受歡迎現象,顯示年輕人為主的本土派將會成熟,接替民主回歸派的棒子,成為下一波民主抗爭的主流。 
    現在叫佔領區民眾撤退,有論者說:這等於是一個嬰兒剛誕生,就給他準備「福壽全歸」的喪儀,是一場革命剛開始,就喊著要準備失敗。又是戰鬥號角剛吹響,戰士甫跳出戰壕向前衝,就給他敲起喪鐘,這當然是倒行逆施,完全失去正當性的失敗主義。 
    佔領區的學生希望在佔領之外,還有其他衝擊建制的方法。其中之一是學生和泛民主法會議員商討,由議員辭職引發變相公投。我是反對這做法的,尤其反對五區辭職甚於由區議員大選區一席辭職。最明顯的反對理由是這做法得不到甚麼,即使民主派選贏了,依舊是新的民主派人士填補了空位,顯示了由佔領行動已可顯示出來的民意,政府可以同樣視若無睹,甚至說沉默的大多數都是杯葛者。但萬一補選結果是泛民輸了,失去否決假普選方案必須的票數,那就是真正的失敗。贏了無所得,輸了一鋪清袋,豈不是大傻瓜?
    佔領區的學生另一個做法是北上要求和國家領導人會談政改方案。就日前一位未成年的「學民思潮」成員為個人原因北上,被以曾參加「危害國家安全」活動的理由拒絕讓他入境的情況看,學聯諸子也可能會被拒絕入境。因此,學聯以公開信要求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代為聯繫國家領導人以及安排會面。這無疑是聰明之舉。 
    董建華曾肯定過學生的動機是為香港好,只是不同意他們佔領街道 ,現在當然應該代作會面安排;萬一真能談出積極性成果,佔領者可以如他呼求,撤退回家,豈不大好。但到執筆時,董建華只是作出不痛不癢,老生常談的回應,對學生的要求,沒有說好,也沒有拒絕,他的沉寂可能實是在等待高級領導人的意思。 
    也有些特區官員質疑學生憑甚麼資格與國家領導人會談。他們忘記了「六四」前夕,李鵬總理和吾爾開希就進行過會談。當時談得極僵是另一回事。看來,中共出動軍隊鎮壓的可能性不大,畢竟在鄧小平的威望下還有個抗命的徐勤先將軍,今日就更難料了。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叫撤退的 , 就是出賣香港的大陸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