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1月20日星期四

蘇賡哲:運動歟,革命歟

11月10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的佔領行動有人稱為雨傘運動,又有人叫雨傘革命,並為分歧大生齟齬,這實在大可不必。 我比較常稱之為運動,但也不反對別人稱它為革命,如果喜歡爭抝,不如將精力用在其他方面為佳,民主陣營內訌太多了,沒有必要為一個字眼火紅火綠。 
    少年時曾經參加一些學生自發的文社活動,其後市政局邀請一位熱心朋友為此寫了兩本書,他在書名和內文中稱之為「文社運動」。我始終比較喜歡稱之為活動,因為只是數百中學生從事的文學活動,對香港整體社會沒有多大影響,稱為運動似乎底氣不那麼堅實。這次佔領行動雖然是香港一隅的事,但參加者數以萬計,嚴重撕裂了社會,餘波甚至衝擊國際,即使將來事過境遷,對未來香港必定仍有深遠影響,甚至海峽兩岸都會有波及,稱為運動無疑是恰當的。 
    革命的字面現代含義,通常涉及政權更替。例如零三年一群加拿大華裔移民向司徒華提出,並被他拒絕了的佔中行動,要求的是立即實行雙普選以改組政府,那才比較接近革命一詞的定義。今日佔領行動的訴求也是雙普選,但不是立刻實行,而是遵循建制所訂時間表進行。甚至只要人大常委取消三落閘,佔領行動都可能撤退回家了,即是所求並非政權更替,和革命有一段距離。 
    不過,如果革命的定義用比較形而上的眼光來看,佔領行動對香港人心、民意以至精神境界,都是一番香港歷史上罕見的大洗刷,稱之 為思想的革命並不離譜。

1 則留言:

匿名 說...

Still very goo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