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1月22日星期六

蘇賡哲:日本年輕人看國家

11月11日多倫多明報     
    日本媒體對他們的年輕人做了個調查,指出日本十大好處。居第一位的是治安良好,深夜出行也不用擔心,遺失了的錢包能原樣找回來,遇到災害不會哄搶商店,而是排隊有序購物。 不過其中一位受訪者說:「島國人特有的溫和性格,保証了良好的治安」,這點相信是被日軍侵略過的國家人民絕難同意的。日本人對自己同胞,何止溫和,更且是謙恭多禮,但對敵國人民,則橫暴殘忍,他們認為這不是矛盾性格,對同胞殘暴,對敵人溫和才不可思議。 
    居次位的是,日本公共交通運作準時安全,值得信頼,即使晚點一分鐘,也會有道歉和提示,是精細到分鐘與秒鐘的公共交通。加拿大的巴士,似乎也還可以,我們天氣惡劣起來非同小可,依賴巴士站列出的時間表等不到車是大事,但和日本比還是有段距離。香港人更遺憾的是,英治時期地鐡很準時,現在是一年差過一年。 
    受訪青年又指出,日本相當乾淨,有些國家大街乾淨,小巷就比較髒。幸好他們沒有說,有些大街乾淨,唐人街就比較髒。我覺得此中還不是日本的大街小巷都乾淨,而是一般所謂高尚地區和草根社區的乾淨度分別不大。香港也算是相當乾淨的城市,但尖沙咀、中環的酒店、寫字樓區,肯定比深水埗乾淨。似乎經濟條件和衛生條件是掛鉤的。但我在日本䓍根社區的街邊吃小攤,凌晨再經過,發現小攤收檔走了,沒留下任何痕跡,地板洗刷得非常乾淨。不分貧富的乾淨,才是真正的乾淨。

3 則留言:

匿名 說...

毋庸置疑, "對同胞殘暴,對敵人溫和才不可思議。" 而當敵人是道德淪喪寡廉鮮恥的時候, 對敵人殘暴, 在大多數民族的心裏, 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吧.

匿名 說...

>>毋庸置疑, "對同胞殘暴,對敵人溫和才不可思議。"

不過,對中国人而言,同胞之定義不是基於民族/血緣,而是利益同意識形態,貨正價實的香港人對他們來說,只是水魚同胞/有待統戰的同胞,其餘情況下不過是天生的叛徒/逆賊,故必須踐踏之

P.S.:可惜香港地仍有極大量的人無條件愛那班當我們是契弟的人…

007 說...

今天中午去了洛杉磯的小東京,行公司,吃東西,商店光亮整潔,商品精良優質,店員熱心有禮,不能否認日本的人事物很好玩。總不覺被中共毒化的大陸人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