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2月4日星期四

蘇賡哲:學生思想成因探討

11月25日多倫多明報     
    中國大陸不少學者將雨傘運動的學生說成純潔的一張白紙,被老師「汚染」了。 尤其是大學教授多去歐美留過學,自然就把帝國主義亡華之心不死的那一套思想帶回香港,並作為代理人灌輸給學生。然而有些從大陸去香港讀大學的學生也不顧一切參加了雨傘運動,他們之前在大陸肯定是接受黨化教育,為甚麼一到香港就「中了毒」?而且,大陸留學歐美的人愈來愈多,似乎他們在大陸沒有起到「汚染」學生的作用。 
    其實香港學生從小就被灌輸愛中共政權的教育。例如當局曾致力宣傳過一部政治影片《心繋家國》,8個看過的學生就有7個表示很喜歡,其中不少希望可以做升國旗的孩子,「因為代表中國人很光榮」。此外,又如開放解放軍軍營讓小學生進去參觀,看軍人的武術表演和攀登表演。小學生在不勝雀躍、嘆為觀止時,確實改變了社會上一些人所傳給他們的解放軍負面形象。小學生要求和軍人一起拍照留念,軍人會說:「不要緊,我們是一家人。」 
    然而,這樣的小學生一進入中學以至大學,就迅速變成陳雲教授《城邦論》的信徒,要和大陸區隔自成一邦,要相信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是另外一個民族。這些學生全是雨傘運動最堅定的一批。是甚麼因素促成這種急劇的思想轉變?我認為不全是教師的影響,比教師影響力更大的,應該是大陸民眾的表現。他們各種和現代文明脫軌的表現,成為香港學生希望自主,希望和大陸劃出界線的反面教材。

2 則留言:

Albert Y.C. Lai 說...

總的來說,我很懷疑大陸的大學教授,有幾多算是學者。似乎更多是中共的代理人、代言人。

龍象般若 說...

理論和實踐的差別

如果周圍的人對你說,死老鼠很好味!講了六十年!

有一次,你遇見死老鼠,吃了一口,你終於能覺悟了!

為何有人不覺醒?因為老鼠蟑螂並不會嫌棄老鼠蟑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