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0日星期六

蘇賡哲:後佔領檢討及前瞻

[2015-01-06]溫哥華星島    
    很多人用「後佔領」表示香港的佔領行動已經結束,其實佔領行動仍在繼續,港島添美道還有佔領者,九龍旺角幾乎每日都有「鳩嗚團」在活動。香港多個山頭和街道也先後掛出「我要真普選」的直幡和橫額。
    有人說,佔領行動失敗了:「雨傘運動的最大教訓,是主事者不知進退,不懂妥協,一味開天殺價,結果讓所有願望都落空。這七十九天,香港上演了一幕腦殘遊記,它記錄了一場損人不利己的革命,所有人不單付上經濟損失,也押上政治代價。普選?一搞就搞砸了,中央隨時一錘定音,不玩了。」 
    今天仍堅持在街頭的示威者顯然沒有這想法。其實大部分佔領行動的參與者都沒有成敗的觀念。情況就像人站在老虎面前,叫老虎把虎皮剝下來,我們不會認為老虎果然聽話,於是成功了,老虎不肯剝下自己的皮,就叫做失敗。 
    參加佔領運動的港人都知道自己是在與虎謀皮,能夠因佔領而令「人大常委」屈服的可能性近乎零。何以近乎零仍有這麼多人願意投身這運動?因為他們覺得「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這責任就是不問成敗的抗爭。達不到目標不是問題,放棄抗爭甘作不公義政制下的奴隸才是問題。他們認為後世的人不會因為達不到目的而嘲笑他們,而會嘲笑不抗爭甘於為奴的人。就像現在他們嘲笑那些接受「民主回歸」的人。 
    在佔領行動中後期,出現了「民意逆轉」的說法。我認為根本沒有民意逆轉這回事。所謂逆轉,是先前贊成佔領,後來反對。這種人不是沒有,而是甚少。民意逆轉是錯覺。支持佔領的人很少轉為反對,後期反對佔領的聲音強大起來,不是他們轉變,而是反對者的聲音從微弱逐漸強大。之所以能夠逐漸強大,我認為是反對者完全不明白佔領的意義、不明白甚麼叫公民抗命、不明白何以要「違法達義」。 
    我有一位親人反對佔領,原因是交通路線改變了,他要搭的小巴線沒有了。這就是很多反對佔領者的認識水平。小巴之外,甚麼假普選、甚麼人大常委三落閘,他一概不知道,亦無興趣知道。 
    這就是民意,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一兩天後小巴會恢復原狀,時日一久就口出怨言反對佔領了,於是「民意逆轉」的說法就出現了。 
    照這例子看,認為佔領運動犯法而反對,是反對者中的少數。類似沒有小巴坐而反對的是大多數。面對這種水平的市民,只須要提出「我要真普選」就可以了,「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是不必明言的手段。 
    上面引述的「它記錄了一場損人不利己的革命」出自知名評論人筆下。這位評論人的話是對佔領者的侮辱,因為他認為不損人而利己才是好事,但佔領者目的在損己利人。不錯,佔領會造成部分人的損失,但和抗爭的意義比,和傳達「香港人不願做奴隸」的訊息比,損失是微不足道的。而且這位評論人顯然不瞭解,佔領者有一個目的,就是搞砸偽普選,原地踏步的政制比偽普選好,因為欺騙性比較低。 
    雖然這是與虎謀皮,但佔領者有一天真能叫老虎剝皮的話,屆時當然又是一場激烈的對抗。 
    佔領行動的收穫是湧現香港有一批「勿忘初衷」 的精英學生,他們的帶頭人當然備受當局注意,但更多的一大片只要回家做好功課,完成學業,就可以潛伏在公務員系統或其他社會樞紐,將來必定能謀取高位,到掌握實權後再搞對抗,就不是今天站在街頭任讓「慈母」打到血流披臉的弱勢了。最好他們能保持橫向聯繫以便一起行動,其次,是勿忘初衷。

3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只要你相信會成功,你就會成功!信念能改變外境:

故事一:從前有一小孩在寺廟玩,拿起很重的鐵缽玩,他突然醒起這麼重的鐵缽非自己能力可抬起!結果此念一生後,再抬不起鐵缽。
故事二:神箭手見一猛虎大驚,立即射了三箭,皆中老虎!定神後,發覺是石而非虎,再射三箭皆不入!
故事三:小孩無錢學箭,放了神箭王的畫像拜師,結果箭術驚人,一天神箭王經過,問他師傅是誰?小孩說是他,神箭王大驚!
總論:只要你下定決心要把對方的鼻子咬下,你會成功的!

匿名 說...

港豬是不用理的 , 也不用爭取 , 他們是無關大局的

懷鄉書訊 說...

如果港豬是少數,那於大局無關,香港也不致今日田地。如果港豬是多數,那非港豬才是無關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