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月17日星期六

蘇賡哲:革命聖地的墮落


[2015-01-13]溫哥華星島     
    陝西延安是中共「革命聖地」,革命成功了,革命者坐江山掌權,一脈傳承到今日,手上沒有權力的老百姓被蹂躪被踐踏,境遇比革命前更不如。 數月前,延安吳起縣高級中學五位女學生,被七個高二女生持刀威脅脫光衣服拍裸照,要強迫她們「賣處」。威脅人的女生說,「賣處」的代價五千元,她們拿起三千,餘款才歸賣者。以前有人不肯賣,就被瘋狂毆打至耳膜穿孔,被刀劃胸部,再用啤酒瓶猥褻至下身出血,要住院二十天。其中帶頭的高中女生,銀行戶口有百萬或八十萬元存款。表面看來這是平民間的犯罪,其實是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的副產品:不法奸商和官員勾結,使他們可以包攬工程圖利,而處女只是奸商「委託」兇狠的女生找來獻給官員的「貢品」。 
    在紀委介入調查後,陝西吳起縣教育局長、副局長及該縣高級中學正副校長等被問責,縣人大代表齊景濤涉嫌引誘、容留、介紹賣淫被警方控制。 
    案件顯示,官員的貪淫已超越了嫖妓,他們要玩弄的是未經人道的處女。在中國這個造假大國,破裂了的處女膜是到處都可以修復的。例如廣州女子醫院就有無痛微創處女膜修復術,手術不採用人工處女膜,而是把殘存處女膜進行修補,所以院方聲稱「落紅率很高」。如果在上海長征醫院,處女膜修復的最低消費是七百元,封頂是三千元。 
    這樣說來,延安的修復費應該不會高於上海,然則奸商指使風塵女子修復後去應付官員,不是比用五千元脅迫中學女生省事嗎。問題在於,這種修復術,官員當然也十分瞭解,不會上當,他們認為最純真,如假包換是中學女學生。大概為了「打假」,他們才會在高級酒店中專門設有「檢處房」,用來檢查找來的女生是不是真正處女。
    中共鬧革命,以解放被侮辱被踐踏被剝削的無產階級弟兄姐妹,建設平等自由的共產主義社會為號召。歷史事實是大量仁人志士為了這個理想拋頭顱灑熱血,付出性命代價。可是在革命成功後,卻出現官員墮落到以脅迫中學女生用處女膜滿足淫慾的惡劣行為,比被他們革了命的舊政府更不堪,而且這就發生在他們起家的延安,實在令回顧歷史的人充滿感慨。
    其實中共即使在延安的革命時期,也沒有它宣傳的那麼平等和純潔。文人王實味投奔延安後,在馬列學院任職,他個性耿直,不識時務,發表文章抨擊延安「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即是擁有權力,就要有較好享受。今日看來,情況自然更加分明,所謂馬列主義革命只是幌子,本質和歷代農民造反,打下江山坐龍椅,錦衣玉食之餘廣求女色滿足淫慾沒有分別。中共容不下王實味,借一個托派的罪名便把他的頭斬掉。有同文說:「要讀懂中國,就要讀懂共產黨的過去,過去指延安時期」。看來,將過去的延安和今日的延安一齊讀,可以更瞭解中國了。 
    延安官員追求女色,由「供應商」提供女中學生的處女之身,已經是墮落的深淵。中國男人對處女一向特別偏好,尤其漢代以後房中術流行,有和處女交合生滋補效益的說法。六朝《玉房秘訣》這本名著也說,男子欲得大益「當御童女」。直到舊民國,仍有男士在報上刊登「徵求伴侶」的廣告,要求是「品貌秀麗、膚白體健、性情溫和、中學程度未婚女性為伴侶。確係處女,小學亦可」。廣告的前一截說明徵求的原因是「中年乏嗣」,這其實和處女沒有關係。

1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處女情結,很易理解,完全佔有欲,到超市買罐頭,當然選擇未開的,一者,安全,二者,乾淨。無性經驗,不會一不離二,二不離三,純淨的,忠誠的,說到底,一字記之曰:癡!癡情於完全佔有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