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月29日星期四

蘇賡哲: 中國上乘政治教材


[2015-01-27]溫哥華星島    
    香港的雨傘運動,佔領區雖然已被清場,但旺角西洋菜南街每晚仍然有黃絲帶人群集結,已經堅持了六十多天。看來如果當局拿不出適當的安撫方法而硬施鐵腕,旺角街頭這點餘燼很可能又會復燃再度燎原。 港府和北京中央,都看到運動的「排頭兵」全是大中學生,這些年輕人和上一代香港民主派不一樣,他們不再追求中國民主化,而著眼於「自己的香港自己救」、著眼於「捍衛我城」,這顯示他們對中國已離心離德到完全絕望的地步,哀莫大於心死。 
    佔領行動中,和警察對峙的,其實就是一支哀兵,在「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自發精神力量下不稍退卻。倘若這支哀兵在看不到出路的困局下,真的走「勇武抗爭、香港建國」之路,社會必定動盪。可是權勢者不打算疏導不滿和不平,反而明示暗示以廿三條立法或《國安法》箝制言論,要從北京角度監督香港教育界、成立疑雲重重的青少年軍控制學生,這些都不是與人為善的明智措施。
    以陳佐洱為代表的保守派認為,香港主權易手時,今日的大中學生都還是牙牙學語的孩子,他們的抗爭思想被視為教育界培養出來的「毒豆」,陳佐洱認為這是特區教育出了問題所致,從而提出在洗腦之外,還要補腦。保守派提出,要學生多讀中國歷史,尤其中國近代史。原因是要學生對西方列強侵華歷史加深認識,繼而灌輸只有中共能使國家強大起來,能趕走外國勢力,重建國家民族尊嚴的理論。
    這理論以前是中共洗腦「必殺技」,司徒華也說,他就是認同這套理論才親共的。可是今天年輕一代只認同香港人身分,並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而是香港人,對中國的百年屈辱自然缺乏代入感,甚至覺得中共之於香港,有如以前列強之於中國,中共強大起來,他們非但不欣賞,反而視為踐踏香港自主自由的惡勢力。所以,用百年屈辱那一套說詞去刺激香港年輕一代愛國,是老一代中國人自以為是的奢望,已不可能收效,甚至會有反效果。
    但是中共不會明白這道理,他們鐵定要在香港用各種方式推行他們補羊補牢的「愛國洗腦補腦教育」。
    然而,以前香港浸會大學出版《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那種把中共形容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醜詆多黨政治為「政黨惡鬥,人民當災」,早已遭受萬人唾罵。他們還拿得出甚麼貨色來? 
    其實,中國大陸就有上乘教材。以一套行銷甚廣、官方出版的《大學人文讀本》為例,它斬釘截鐵地教導學生:「憲法就是限制政府」,「它的權威不在於公民是不是服從,而主要在於政府是不是服從。」今日香港,權勢者動不動就拿憲法、《基本法》來壓人,如果照中國大陸這部教材所說,憲法及《基本法》應該是用來壓制政府的,用來問政府是否遵守的。它更嚴正指出:「根據現代政治理念,人民的權利是天賦的,政府的權利是人民給的。如果一種統治使人民難以忍受,人民就有權做出重新選擇。革命……常常是對統治者的一種威脅。如果沒有這種威脅,統治者可能更加為所欲為,肆無忌憚。」
    中國大陸的教材向大學生灌輸這樣的思想,何以不見人民「做出重新選擇」?人們傾向於認為人民被壓制住。在香港,卻又沒必要作同樣的灌輸,因為大學生全都早已懂得了。

多倫多網友欲購每一把傘相冊者,可到關你蛋治面書專頁查詢。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陶傑也多次提到這個西方憲法觀點,憲法是限制政府不濫權,而非政府限制人民要守法,在西方法治社會,政府要守法,權力要受約制,相反在極權社會,政府權力不受約制,反限制人民的權利與自由,荒謬地叫人民守法。

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義體制是三權分立,政府部門互相制衡,自我約束,並受人民監督。相反,中共是自己做球證,兼自己落場比賽,他自己不用守法,並約制人要守法。

美國老太太,生於香港,來美五十年,更愛中國,她兒子七歲來美,受她毒化說:「中國人因為受歧視,所以來美越久越愛中國,中國人應團結,不應分香港人,大陸人。」

我很納悶,不想反駁,本想說:「你自己移民了,但要香港人被中國迫害?你們那麼愛中國?為何不放棄美國護照?一家移民去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