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3月18日星期三

蘇賡哲:警察與黑社會

3月4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佔領運動的參加者有學生、搭棚工人、木匠、髮型師,也有教師及藝術家以及退了休的長者,還有家庭主婦,可以說是品流複雜,但這是正面的品流複雜, 因為大家都有一個崇高的理想。較具傳奇性的是一些黑社會人物拒絕招安,不肯收錢去偽充反佔領、欺負學生的藍絲帶,反而率領徒子徒孫在佔領區維持秩序,用盡暴力以外的方式,防止藍絲帶搗亂。
    中文大學和浸會大學的兼任講師區家麟每天在佔領區用相機記錄下那段歷史。他在金鐘佔領區一個路邊的小圈子中,看到一位很爽朗的女子,女子說,她在金鐘有一個「家」。一向以來,她喜歡打抱不平,有時感到孤獨;有時感到洩氣。有如一枝風中的蠟燭,容易熄滅。直到在金鐘佔領區,她才找到同路人,看見一片燭海。
    不過,區家麟察覺,每當有人走過,舉起相機時,這位女子都會拉起披肩遮掩臉龐。後來,比較稔熟了,女子才在區的耳邊悄悄地告訴他:「我是輔警」。
    北京人代那些通過「三落閘」政改方案的常委,還有香港官場一大堆傀儡、應聲蟲,他們一定發夢也想不到,一個企圖利用香港選民為選舉橡皮圖章,盜名欺世的偽普選政改方案,會令香港的黑社會和警察一起走進佔領,並肩抗爭。賊和捉賊的人同時放下本來的身份,因為他們對香港社會以及香港的下一代有一份愛。他們和區家麟同樣有一份不忍,不忍這個城市墮落,不忍所愛的人將來受苦。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英殖時的香港皇家警察都是保持中立的,接近西方的三權分立,那時的警察並不是偏幫政府的打手,英國人用法治管理得香港整整有條,政府有公信力,社會接近公平公正,人民怕老婆也不怕政府,那時的香港是中港臺裏最自由最開明的先進地方,社會充滿生命力,到處都是機會,只要你肯努力,就有向上流動發達的一天。現今香港生病了,奸邪當道,本來政治中立的警隊,也被迫成為打壓市民的打手,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匿名 說...

支持佔中的有輔警及黑社會, 可見人大決議之不得人心, 可惜, 他們都是少數, 若然是多數, 解放軍就會出動, 進行血腥鎮壓, 否則中央就要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