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星期五

蘇賡哲:人與人的比較

3月6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的雨傘運動引起社會大撕裂。既然黑社會和警務人員都參加過佔領行動,即是黑社會和警察都被撕裂了。 這兩種人不便在佔領區公開自己的身分,至於普通人群的撕裂就更加明顯。西方社會父母較為尊重兒女自由選擇權,兩代人可以互不干涉政治立場,香港社會殘留儒家倫理觀念,父母反對兒女參加佔領行動常鬧到恩盡義絕,甚至將子女逐出家門地步。(在我所見例子中,倒沒有父母參加,子女反對的)。此外,還有一種普遍現象:父母反對兒女佔領,不是因為立場有別,而是他們對中共深有認識,覺得共產黨太強大太兇橫、甚麼都做得出,他們不願意兒女為此犠牲,付出太大代價。 
    浸會大學講師邵家臻是一位孝子,每個周日都陪老人家上茶樓、去市場買菜。老人並不親共,但反對兒子參加佔領,理由是「共產黨鬥唔過」。這種共產黨必勝論,在香港是很難反駁的現實。兒子必須面對的是警方「預約拘捕」,「要負刑責,人生下半場可能由中產變回原本出身的草根階層」,這包括坐牢、失去大學教席。然而邵家臻在安排好讓母親不會受到太大衝擊後,還是走了出去。他說:「我得到所有的東西都是香港給我的,有甚麼可以沒有?」 
    對比邵家臻,我想起多倫多一位香港移民。他上半生所有的東西也是香港給他的,他將之帶來加拿大,不虞失去了,然後冷嘲熱諷地說:「你們香港人不敢和共產黨以死相博,就活該當奴隸!」人和人比,真的會比死人。

20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我沒有蘇博那種涼薄朋友,但隔岸而離地去責難別人和理非非不夠勇武的倒大有人在。

Elaine Ye 說...

兩代人可以互不干涉政治立場, 这个我喜欢

Elaine Ye 說...

黑社會和警務人員都參加佔領行動, 这个是香港独有的现象吧!

匿名 說...

在雨傘革命中帶頭盔 , 拿著盾抵擋警棍的無名市民 , 是隔岸觀火嗎 ? 帶頭衝出馬路 , 打破那些和理非非禁忌 , 啟動雨傘革命的無名市民 , 是隔岸觀火嗎 ?

匿名 說...

他們不唱K , 在抗爭中不搞 " 藝術 " 創造 , 無名無姓 , 因此也沒有光環可戴 , 只有被捕被打被檢控的風險 , 是隔岸觀火嗎 ?

匿名 說...

一連串光復行動後 , 近來那些左膠 , 好似少用了 " 鍵盤戰士 " 來諷刺別人 , 只敢在勇武的行動中搵瑕疵 , 但點都好啦 " 勇武 " 這個詞語進入主流 , 擠壓和理非非的生存空間 , 是事實啊

龍象般若 說...

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火湯,火湯自枯竭。
我若向地獄,地獄自消滅。我若向餓鬼,餓鬼自飽滿。
我若向修羅,惡心自調伏。我若向畜生,自得大智慧。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速知一切法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早得智慧眼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速度一切眾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早得善方便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速乘般若船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早得越苦海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速得戒定道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早登涅盤山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速會無為捨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早同法性身

Om vajra dharma hrih

唵哇之喇打嗎哈里

匿名 說...

共產黨最怕是和理非非的泛民, 否則不會不斷打壓. 共產黨最高興就是看到那班激進本土暴民, 有武無謀

匿名 說...

Sandra在戲中為了家庭而不顧尊嚴到處哀求別人憐憫, 但結局悲慘, 因為老闆成功分化工人. 與香港情況相似的是, 一班有武無謀的激進本土派分子被中共無間道滲透, 不斷攻擊及分化民主派力量, 令保皇建制派日漸坐大.

匿名 說...

苏博士为哪个国家工作?为了这些人卖命一文不值。

匿名 說...

為什麼有班人經常擔心 " 共產黨高不高興 " ? 因為只有奴才 , 才會猜測主子的心意 , 和理非非的泛民 , 入中聯辦 , 密室談心 , 出賣香港人 , 大家是有眼睇的 , 年年六四 , 容許泛民在維園唱歌做戲 , 打壓什麼呢 ? 六四晚會泛民籌到很多錢的 , 共產黨故意放生奴才們一條財路 , 呵護備致啊 !

匿名 說...

許多人關心而非擔心 " 共產黨高不高興 " , 共產黨高興時, 人民多數不高興, 反之亦然. 泛民與中聯辦共幹談判, 成功爭取五個超級區議會議席, 值得讚許. 中港政府打壓六四集會, 時有報道, 取締則仍未敢. 六四晚會籌款所得有限, 多年來僅足以讓支聯會購置一個小單位作為六四紀念館.

懷鄉書訊 說...

四樓的匿名,我的朋友都在多倫多,每一個都離地,每一個都隔岸。

匿名 說...

為何很多海外華人反對民主,支持中共?

https://m.youtube.com/watch?v=7-_VTioPgz8

P。S。我懷疑四樓捉錯用神,誤會了被指為離地隔岸觀火的對象,自己對號入座。看得我一頭霧水!

匿名 說...

看看某周刊如何攻击苏博士哈哈。

弔詭
司徒華對共產黨心中藏之,何日忘之;蘇賡哲逢共必反

匿名 說...

心理正常的人都應逢中必反,這個政權毫無公信力,並非民選的政府,亦無民意授權,和恐怖份子,黑手黨無分別。

匿名 說...

見盡移民叨念中共,歌之頌之,蘇生也不是易與之輩,質問一名僑領,當年向楓葉紅旗宣誓效忠,如今怎可跟五星紅旗擁抱?對方懶洋洋答道:「我宣誓時,腳尖在地面寫個No字。」 蘇生居加多年未入籍,○一年中美戰機相撞,愛國人士指責美軍蓄意肇禍,當時他主持電台節目,指美國機比中國機貴得多,瓷器才不願硬撼缸瓦,有聽眾烽煙罵他。節目結束,他立即申請公民資格,今生不做中國人。

據說十八世紀法國作家莫泊桑(Maupassant)每天總跑上巴黎鐵塔吃飯,其實他最憎這座塔,而巴黎唯一看不到鐵塔的地方,就是置身塔內;Bruce Wayne最怕蝙蝠,因而化身蝙蝠俠;華僑媚共,一樣弔詭。

匿名 說...

鄧小平、江澤民及胡溫都是逢共必反?

匿名 說...

對方懶洋洋答道:「我宣誓時,腳尖在地面寫個No字。」<------那不是發假誓嗎 ? 還要洋洋自得 , 毫無羞恥之心 , 怪不得外國人心底裡覺得中國人是垃圾民族 , 不要怪人歧視啊 !

匿名 說...

所以講 : 大家都是中國人 , 是一句很侮辱別人的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