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蘇賡哲:孤身異地客的困境

3月17日多倫多明報     
    以前聽朋友說,如果要他上郵輪去旅遊,除非讓他帶個電飯煲上船煮飯。聽了只笑道這是個飯痴。 飯痴原不少,很多人不論吃了多少山珍海錯,都要吃一碗白飯,否則始終覺得肚子空空。山東人吳加永最近在香港機場用電飯㷛煮了一次飯,頓時「一㷛成名」。初時以為和大陸女客在泰國機場候機室晾胸圍底褲,三位大媽闖入沖繩那霸機場禁區找免稅品店一樣,屬於怪異旅客一族,才會引起那麼多網民笑罵。後來知道他是過於饑餓,身上的錢不足吃一個快餐,才出此下策,轉而對他寄予同情。這種情況下如果碰到他的是我,會請他進餐館飽吃一頓,再讓他上機。 
    一個人孤身在異地,有時會遇上困境,不得不做些無可奈何的事。我的經歷是七十年代去日本買書,將銀包遺留在啟德機場安檢處,到日本時不名一文。行李箱的鑰匙也在銀包裡,因此要撬毀才能過日本海關。過關後,機上一位空姐已代打過電話聯絡香港安檢處,知道銀包找到了,而且已根據銀包裡我一疊名片上所印電話,通知家母前往領取。這當然是香港人高質素的表現,在某些國家的海關,再多的銀包也會被吞沒。可是身在日本的我,當時捧著撬毀的行李箱,沒有車錢,不可能從機場步行到數十里外的旅館,幸而那位空姐仗義,給了我一點車錢,才告脫離困境。其後,曾找上國泰公司的職員想還錢,反應是那點小事別煩他們了。想來這位空姐應已退休,最希望她是我的讀者,可以聽到我在這裡向她說一聲謝謝。

2 則留言:

匿名 說...

航空公司應有制度幫助受困旅客。因此那位空姐應該沒有金錢損失,而她亦是在盡其職責。她那份關懷當然是無價。因她必不獨幫助蘇博士一人,在其工作期間想必收到不少旅客的口頭回謝,故此蘇博士亦應可放心。況且好人有好報...

龍象般若 說...

蘇博士的遭遇很難發生在本人身上,個人屬心思細密型,最宜看守核電廠,在加拿大獨居十二年期間,每出街必檢查出門的法寶:頭帽,頸巾,手套,墨鏡,雪衣,雪鞋,鑰匙,手機,銀包,身分證件,銀行咭,現金,紙幣,硬弊,必定齊全才出街,否則必定冷死街頭,因親友一直都在美國。蘇博當時應有三個選擇,報警求助,向航空公司求助,向英國領事館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