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

蘇賡哲:左派陣營的觀察


[2015-04-07]溫哥華星島     
    有人問:「當西方左派可以是很大的光榮」,但「香港左派」為何仍不「出櫃」?
    事實上自九七後,香港左派是充滿怨氣的。正如一位評論人所說:「他們認為多年來追隨黨國的理想,回歸後換來的,卻是從前的階級敵人,港英培訓的舊精英掌權,連『67』一類他們當年的愛國行動也沒有獲得應有平反,傳統左派,而不是忽然愛國派在香港的地位也沒有顯著提升。極個別擔任高位的愛國子弟,又不願充當他們的公開領袖,對那段歷史迴避,而且忙於洗底。」 
    其實問題不難解答:西方左派可以是很大的光榮,因為他們反建制、反權威,反壓迫,對弱勢者長懷悲憫,在雞蛋與牆兩方,他們總站在雞蛋那一邊。香港左派剛好相反,他們是北京政府在香港的傀儡,本身沒主見,也不可以有主見。他們依附權勢,狐假虎威、甘作虎倀,為專制政權鳴鑼開道,當然不得民心。左派極個別擔任高位者,可用曾鈺成為例,當問及他是不是共產黨員時,反應居然是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說共產黨在香港形象不好。 
    更堪注意的是,曾鈺成在不久前接受香港電台訪問,全面否定67暴動,坦言暴動對香港各界造成傷害。而且自稱只是在年輕有心時,曾經是社會主義者,現在年紀大了,有腦了,就不再是社會主義者了。 這樣的人,怎肯充當左派的公開領袖。同理,梁振英即使被指為地下黨員,也不會為67暴動平反。 
    雨傘運動是梁政府面對的一場非常嚴峻的政治鬥爭,有參加佔領街道的黑社會頭目坦言,油尖旺地區的黑社會受到重金誘惑,被要求出動人馬去反佔領,但沒有人願意拿那種錢,收買者只好向新界邊陲黑社會打主意,因為那邊的組織成員不少是深圳人,不介意被收買。此外,周融、李思傿、高達斌這些所謂支持梁政府的藍絲帶及其追隨者,也不是傳統左派人士。按情理,似是地下黨員的梁振英只要登高一呼,左派工會工人、中資企業職員、左派學校師生應該像67暴動時期那樣,熱烈響應,無條件上街痛打佔領人士,何需江湖人士、何需周融那些人馬? 
    這種傳統左派紋風不動作壁上觀的現象,同樣很耐人尋味。這很可能是,傳統左派已沒有人馬肯上陣去當建制派的爛頭蟀,他們都像曾鈺成那樣醒覺了,一來是不再有毛澤東時代的政治理念(之所以不再有,六七暴動被否定是一關、整個文革被否定是一關、「六四」屠殺又是一關。過了這幾關仍無動於衷,可以說是近乎廢人了);二來深感再怎樣出氣力,都只是曾先生所說的「有辱無榮」,何必?況且,不知甚麼時候又像以前無數先例,政局一變,又說「原來雨傘運動也是愛國的」,屆時豈不又枉作小人。 
    左派人士常感嘆,他們的陣營藏龍伏虎,金庸、梁羽生這類大師級人物,都曾在他們的報社當一個小角色。言下之意自是左派陣營的成就應該遠比今日輝煌。其實,這種現象不難理解。有才華或者有正義感的人才,一有機會就會脫離左派陣營,背離土共。金庸、梁羽生以至李怡、司徒華、梁慕嫻、羅海星們,絕不可能長期委屈自己,和土共沆瀣一氣,同流合污。 
    即使是出身於香港左派家庭的年輕一代,廣受主流社會接受的才子如陶傑、沈旭輝、嚴浩等人,也早就振翅高飛,別具理想和眼界,不是左營中人了。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沖淡香港人,自小在大陸長大的香港新移民將接傳統左派的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