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4月27日星期一

蘇賡哲: 禁忌產生興奮


4月16日多倫多明報     
    一對年輕男女公然在香港何文田佛光街巴士站上演活春宫,其後知悉分別是浸會大學和理工大學的學生。
男生被捕後不久,女生也由社工陪同投案。兩人來自內蒙古和北京,但廣州的媒體在報道中只說是香港大學生做出這件事,令香港本土派青年非常不滿。 
    年輕人在公共場所行魚水之歡不算罕見,但一般都躲在樓梯間或天台暗角,在巴士站實在太驚世駭俗。照不同角度拍攝的實況看,當時有車輛停下來顧視,甚至三名行人就在他們身旁走過,因此有人懷疑如此「勇氣」來自喝醉。然而亦有人質疑,醉漢怎顧及使用安全套。 記得二十年前,多倫多華人社區有過一場男女可否在公眾場所親熱的論辯,當時所謂親熱,只不過是擁吻。有比較保守的女性還義正辭嚴斥責「有傷風化」、「教壞下一代」。相對現今之「野合」,不免是「憤慨」得太早了。 
    不過我相信社會無論怎樣開放,這種旁若無人的性行為始終不可能泛濫。不會泛濫的原因和道德無關,而是隨地一起意就幹,雖然有人說可產生巨大興奮,但這是反禁忌之下才會有的刺激感,倘若沒有禁忌,最極端不妨假設大家都習以為常,自然就逐漸覺得索然無味。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嬉皮士旋風令西方人士性觀念脫韁,性行為隨興,倫理規矩破壞殆盡,但到九十年代又日趨保守,回歸傳統家庭倫理。主要原因是性行為失去禁忌,就同時失去神秘感帶來的興奮。心理學家說:性興奮是吸引力加禁忌,應該是人類社會顛撲不破的真理。

3 則留言:

匿名 說...

來自大陸的狗男女學生 , 在佛光街頭公然性交 , 中國人太無恥了

龍象般若 說...

禁忌產生興奮?太多因素了,不能一概而論,沒有那麼簡單。例如大家天天赤裸相見,漸漸彼此失去性趣,其實和陽氣不足也有關,男子在十六,十七歲性欲最強,血氣方剛,而女子的性欲快感乃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五十像恐龍。1970年代的鹹書最令我興奮,有尤物,迷你,老爺車,熱線,可能正因血氣方剛,較有快感,照片有女性私處的清楚特寫,尺度大膽,買書在報灘常感尷尬,1980年代鹹書有香港1997,龍虎豹,火麒麟,那時我的性趣漸減,的確80年代社會漸漸更開放,禁忌消失,但我也過了男子性慾最高峰的歲數。性開放則陽氣散、性慾消,性保守則陽氣聚、性慾長!反問一句,例如亂倫,獸交是禁忌,難道亂倫,獸交是興奮?最後一提,大陸的報導,說成香港學生隨街性交,省去大陸來的,這證明中國大陸毫無公信力,隨口謊言,令人討厭!此事說明了為什麼無人願做中國人!

匿名 說...

自80年代開始, 香港社會漸漸開放, 禁忌減少, 但從未消失, 在某些傳媒, 例如報章, 今天連露兩點也不可以, 又例如電視及電台, 粗言仍絕對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