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4月7日星期二

蘇賡哲:雙重欺凌最痛苦

3月25日多倫多明報     
    很多生活幸福的人未能體會家庭暴力的殘酷性。梁齊昕已是成年人,仍有痛不欲生的感覺,還說禮賓府如果有二十樓,她就跳下去了。 家庭暴力四個字,容易讓人凝聚注意力於暴力,其實它造成受害人最大的痛苦,往往是伴隨身體暴力的語言暴力,也就是身體和精神結合的雙重欺凌。身體暴力無疑造成肉身痛苦,語言暴力則在剝奪一個人的自尊,目的在將受害人的自我價值踩到地底。它的痛苦必定比造成肉身痛苦的傷痕更難消失更難癒合。 梁齊昕訴說她被掌摑被推撞,脊椎撞到桌角,但我相信令她更痛苦的是那些骯髒猥䙝的辱罵。 
    受害人多數是家庭中的弱者。梁齊昕如果脫離家庭,應該可以獨自謀生,最可憐是沒有謀生能力的幼童。如果幼童在街上被欺凌,他們可以跑回家,家庭是必然的避風港,但在避風港中被欺凌,就沒有地方可逃避。而且,欺凌者是父母,是倫理上應該對自己最好的人。 
    有一位朋友經歷過被出賣被背叛,是可能喪命的那種險境,他處之泰然,不予計較,因為他小時飽經家暴,世上應該對他最好的母親變成恨不得吃了他的猛獸,「比較起來,朋友的背叛就不算甚麼了。」他淡然說。 
    又曾聽一位施暴的母親指著孩子說:「我不虐待他,還有誰可以讓我虐待?」 
    其實向子女施暴的父母都是懦弱的人。這種人通常在外人面前都溫文有禮,相當和善。「人前人後是兩個人」,梁齊昕也這樣說。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梁齊昕的情況屬於家庭功能失調,假若不接受心理治療,

將來有機會嫁個有虐待狂的丈夫,或反過來虐待他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