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8日星期三

蘇賡哲:日佔香港的故事

3月26日多倫多明報     
    日軍佔領香港,殺人放火,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這是三年零八個月日治時期香港人的共同記憶。 我生於戰後,但對日治香港的史實很感興趣,希望認知比較具體仔細,而不是一些標語式概念。因此,讀到李牧師和江日新的故事,覺得很有意思。 江日新是中華基督教會的執事。戰事發生前,他在教會結交了日本友人、中國通江邊田佐一。江邊田其實是日軍派駐香港的臥底,日軍佔港後,他暴露真正身分,是日軍一名少將。不過他與江日新仍維持昔日友誼,時相往來。 
    教會的李牧師家被日軍撞門闖入,女兒遭受強暴,還懷了孕。傷痛之下,女兒想自殺,父母只好苦苦相勸。江日新知道這事,跑去找江邊田理論。過了一個星期,終於找出那名日軍。他承認是喝醉酒才幹出此事,並願意承擔責任,娶牧師之女為妻。江邊田更替他解釋,這士兵原是樸素農家子,最近他父親在前綫戰死,大受刺激才做了錯事,現在非常後悔,希望得到原諒。 
    那日軍似懂非懂,流淚跪在地上向牧師一家叩頭,牧師女兒即時上前將他扶起。在那種特殊時勢下,表示了原宥。可是,過了幾天,日軍被調去菲律賓並戰死沙場。牧師的女兒在生下一個男孩後自殺。江田邊少將只好將嬰孩送去日本九州,由祖母撫養。
    劫後昇平,教堂在1977年舉辦易名紀念,一名青年求見江日新,原來是嬰孩在日本長大了,返港尋找外祖父母。 
    這個故事很富戲劇元素,可以改寫為小說。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這證明五,六十年代香港的粵語長片,裏面的梅綺,張瑛,白燕,黃曼梨等的故事,絕非子虛烏有,只是時代不同,人事變遷,物換星移,文化風情皆起了差異吧的!

匿名 說...

冤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