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7月25日星期六

蘇賡哲:廣東抗日與中共

[2015-07-21]溫哥華星島     
    中共高調慶祝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全國各地都有相應活動。像深圳圖書館就舉辦了「抗日戰爭在廣東」,我早就讀過廣東人民出版社的《廣東抗戰史研究》和一些相關資料,知道他們所拿得出來的史實,絕對不可能把自己打扮成「抗日中流砥柱」。 地方上奉中央命令寫作和舉辦活動的人即使是巧婦,本來是無米之炊,硬要做成一桌盛宴,這只可以說是共產黨那碗飯真不容易吃了。 
    粵語有一句老話叫「講來講去三幅被」,中共抗日的被就是三幅被,不可能發掘出甚麼新材料。例如廣東開平的抗戰攝影記者沙飛,被新華社介紹為「中國攝影史上第一個提出攝影武器論的人」,「他和他的戰友們創造了中國攝影史乃至世界攝影史上最光輝的業績。他被後人稱為中國革命攝影事業的先驅者、組織者和領導者,中國攝影史上劃時代的人物」。 
    吹得這麼厲害,但我相信我們這些「後人」中,大多不知道中國有如此一號猛人。原因在於照中共所公布,沙飛在抗戰期間的工作崗位上,可以具體說得出和戰爭有關係的,仍然只是「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就是這麼多了。這兩次戰鬥都被作了個「大」字,其實只是抗戰時期很多真正大戰中的小插曲,要憑這兩次戰鬥就自稱中流砥柱,難怪當年的連長郝柏村怎樣都吞不下這口氣。 中共在廣東的抗日活動,因為平型關和百團大戰都不在廣東,連三幅被都很難湊合,於是搔破頭皮之際,只好說他們的游擊隊「抗擊著華南地區百分之六十的日軍,牽制了大量敵人」,「華南抗日縱隊先後抗擊了日軍二十一軍、三十八、四十、五十七、一零四等四個師團,兩個獨立旅團,以及日軍警備隊共八萬人和廣東綏靖軍及其他雜牌偽軍五萬多人。對日偽軍作戰共二千餘次,共擊斃傷日偽軍一萬五千人。」
    所謂「抗擊」和「牽制」,全是一種「語言偽術」,只有擊斃傷日偽軍一萬五千人比較具體。但以中共吹了數十年的平型關大捷而論,他們也只夠膽說擊斃日軍一千人。廣東游擊隊擊斃傷一萬五千人,肯定水分極高,不過他們可以說,一萬五千人包括日軍和偽軍。我們只好當他偽軍死傷得特別多。 
    不過,通過中共廣東抗日史的敘述,可以證明他們確實有「假抗日,真擴張」的做法。共軍能在日本投降後短短三年,就把國民政府政權趕到台灣去,是因為他們借抗日為名壯大自己的結果。他們自稱:在國民黨清共時期,廣東共產黨組織和人民武裝受到嚴重打擊。但他們借抗日建立了華南抗日游擊隊,「黨領導的人民武裝又得到恢復和發展。黨在華南地區有了一支強大的人民軍隊,這不僅為抗日戰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而且為人民解放事業的發展和解放戰爭奠定了武裝鬥爭的基礎。」 >事實是在接著而來的國共內戰時期,中共的華南抗日游擊隊搖身一變,變成「中國人民解放軍瓊崖縱隊、兩廣縱隊、粵贛湘邊縱隊」等,這些變化出來的縱隊,在他們的文獻中是「為新中國的成立建立了不朽的功勳」。
    所以,毛澤東在1949年執掌政權後,再三公開向到訪的日本人稱謝說,沒有日本侵華,就沒有新中國。他尊重事實,而且懂得感恩。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咳嗽,流鼻水,感冒,吃了藥,很想睡覺,但今早去了慶相逢飲茶,人很少,十分正,兩個人,約用了十四元美金。講來講去三幅被,現今世代,小至個人,大至國家,塵事紛亂,魔強法弱,豺狼當道,正不勝邪,是福不是禍,是禍擋不過,一切都是命?半點不由人?時也,命也,運也,業力也,因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