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蘇賡哲:省籍區別沒有意義

高砂義勇隊紀念碑
7月15日多倫多明報
     
    龍應台在文化部長任內,參與了政府對二戰七十周年歷史反思的活動規劃。她解釋當局的難題是應該紀念和致敬的對象,找不到全體台灣人都認同的角度來處理。 偏偏當年對國軍來說根本是小流氓的共產黨遊擊隊,數十年來都說抗戰是他們打的。國府想爭回那段歷史的詮釋權,表達對犧牲者的尊敬,但台灣目前氛圍並不在乎。
    不在乎的原因是台灣本省人認為戰時的台灣人是日本人,他們站在日本人的角度看二戰,自然不在乎中國是誰在主導抗戰,更不會認同為抗日犧牲的人應受尊敬。因此,龍應台提議,先跳脫尷尬的身分認同問題,以世界史的全球觀點,跟歐戰作連結,慎重看待這個中國死了好幾千萬人,日本本身也被軍國主義奴役的血淚史。
    中共已搶先拿去龍應台的建議,他們在全球吹噓自己的抗戰功績時,就不斷強調是全世界反法西斯的鬥爭。這其實只是統戰手腕,即使台灣也這樣做,亦無補於島內兩種二戰史觀的對立。本省人認為,他們當年確實就是法西斯軍國主義一員,他們還未說出,可惜法西斯失敗了,不然就沒有二二八、沒有白色恐怖,台灣人仍然過著亞洲僅次於日本本土的高水準生活,這種生活深為梁啟超、陳儀、江亢虎等大批訪問過台灣的中國知識分子所欣羨。
    因此,我覺得用外省人、本省人來區別台灣族群意義不大。真正影響身分認同差別的,是有沒有被日本人統治過。如果有,他在日治後才出生的兒子會受同樣影響,正如香港戀英少年很多在回歸後才出生。


3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個人認為不宜用日本和英國相題並論,正如我不會用毛澤東,納粹希特勒,日皇裕仁去與邱吉爾相題並論,毛澤東,希特勒,日皇裕仁是戰犯,大魔王,而邱吉爾是站在牠們的對立面的。毛澤東幫了臺灣人很大忙,最少令人有藉口認賊作父,自認日本人,真正的臺灣人是臺灣山地土著,而非明朝末年移居臺灣的閩南語裔人,閩南語裔人排斥外省人是可笑的。臺灣人迷戀日寇參戰打中國和香港人崇拜英國是不能相題並論的,硬作比較,其實有誤導成份。蘇博的論點反而說明了國民政府為何有二二八鎮壓「日本人」。

Elaine Ye 說...

龙应台历史虚无主义者,竟然说历史是靠口耳相传。

香江 說...

祟優人之常情。現實世界更之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