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8月16日星期日

蘇賡哲:香港傳統左派剖析

[2015-08-11]溫哥華星島        
    一個人要「活得爽」,最重要是思想和行動合一,行如其言,行如其所思。 曾鈺成公開宣稱,他年輕時因為有心,才成為社會主義者,現在年紀大了,有腦了,已不再是社會主義者了。如果他是地下黨員,已經可以被加上思想反黨的罪名。但曾鈺成雖然不再相信社會主義,卻不改初衷,依舊為號稱社會主義的政權及其香港代理者效力,這是思想與行動分裂的典型。
    香港前高官王永平的說法是:「當上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有心找尋一個新角色,即一名愛國愛黨、獲建制派支持,又爭取泛民以至無黨派市民認同的政治人。」然而在政治局勢空前對立的今天,這只可能是一個奢望。例如這次政改方案的大鬥爭時刻,曾鈺成表示自己必定投關鍵一票使方案通過,這就不可能在泛民陣營得到任何分數,所謂新角色,只能是兩面不討好。
    其實曾鈺成這種思想與行動分裂的情況,並非他個人獨有,在所謂「傳統左派」或所謂「土共」中,和他同樣分裂的大有人在。北京中央當然清楚這種奇特的分裂,但必須小心翼翼,不能將他們推到民主派那邊去,否則在區議會、立法會選舉中肯定大敗,大敗的結果對他們來說是不可想像的,雖然香港只有局部民主或鳥籠民主,政府也會因此陷入管治困局。曾鈺成再怎樣說出格的話,北京都只能吞忍。
    傳統左派也瞭解對方的尷尬處境,知道在博弈中互相依存的道理,基本上他們已是人人犬儒化,有利則趨,有害則避,冥冥中和中國大陸的老百姓舉國向錢看、唯利是圖的「人生哲學」相合,和以前抱持理想,熱火朝天充當黨的爛頭蟀,完全是兩回事了。
    促成這種和黨離心離德,只剩下利害相依的情況,就像一對已經沒有了愛情的夫婦在湊合著過日子。做老婆的目睹陳淨心、李偲嫣等小三在街頭又唱又跳,只會是冷眼旁觀,看吝嗇成性、用完即棄的丈夫能夠給你甚麼。
    1967年「反英抗暴」過後不久,有兩位「抗暴英雄」和我有過接觸。一位是左校語文教師,剛坐完牢出來,忍痛把藏書全部賣了給我,好帶點錢回家鄉養傷。在幾十年買書的職業生涯中,這一次完全是楊志賣刀的氛圍,令我這買刀人終生難忘,以致今天還記得他有一部線裝《十三經註疏》,顯然是他最不捨的寶刀。
    另一位是香島中學畢業生,我請了他當店員,人品很好,老實而能幹。暴動時他被捕,受到酷刑,飲了一碗剪碎的頭髮水。頭髮碎屑插滿在消化系統中,不可能叫醫生把整個人劏開去找頭髮,後果是臉黃肢瘦,五十來歲就壽終了。
    這兩位奉組織命令,勇於鬥爭的「英雄」,在付出慘重代價後,理應得到補償,安排退路,這是古今中外大多數執政者都會做的事,可是沒有,一分錢補償也沒有。他們只落下悽楚的餘生。而且不止於沒有補償,幾乎還是走了錯誤路線的罪人。
    事實上,香港九七主權易手後,他們的刑事紀錄依舊不動如山保留着,不用說沒有翻身作主,倒仍然是個前罪犯。除了曾德成作為被標榜的圖騰當個局長外,其他萬千港英三等市民的傳統左派,在九七後三等依舊,被出身大商家、港英高官、專業精英的歷屆特首看不起。
    現在連曾德成這圖騰也不要了,未來香港民主派大可寄望於這些傳統左派,看他們怎樣對中共陽奉陰違。

2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孫子兵法,賞罰不分,行事不公,兵家大忌。天津大爆炸,有人認為和股市,人民幣大跌都是出於中共權鬥所然,個人認為如果所言屬實,未來數月,中國的勢頭有可能出現內戰的情況,是江派對習系的垂死反擊。從大陸到香港都出現鬼打鬼的權鬥,中共的確有自我瓦解的蹟象。

匿名 說...

大亞灣核電廠很近香港,希望不要成為權鬥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