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8月18日星期二

蘇賡哲:認清污染源

7月31日多倫多明報     
    鄧小平搞「改革開放」初期,很多中國人擔心國門敞開,西方資本主義的「蒼蠅蚊子」會飛進去,污染他們自以為純淨的社會。 其後,大陸作家張宏杰去美國跑了一趟,他發覺蒼蠅蚊子其實起源自中國,然後從中國飛往美國。這使人想起,香港一些人將大陸客稱為蝗蟲,大抵蒼蠅蚊子是初級階段,蝗蟲是發達階段,前者惹人厭,後者令人驚慌。蝗蟲侵犯了香港人的生活資源,搶高屋價、雙非嬰、搶購奶粉,勢如蝗蟲,比蒼蠅蚊子更具侵犯性。
    張宏杰在美國訪問一位唐人街遠房親戚,這位親戚憂心忡忡地告訴他:「從中國來的新移民給美國人的印象大多不佳。他們不但大筆地用現金買房,把房價炒到普通人無法負擔,而且在開車時任意搶道、在公共場所旁若無人地大聲喧嘩。許多人說中國人已經成為世界的污染源,中國的非法移民已經把美國社會風氣帶壞了。在其他地方規規矩矩的白人,到了唐人街,就學會了闖紅燈」。
    中國政府將普世價值視為不可說的禁忌,但中國人的污染源則是一種「反普世價值」,去到全世界都有差不多的表現。只是當地人的反應會有些差別。例如在香港,中國新移民或「自由行」民眾並沒有「帶壞」社會風氣,而是他們一些文明墮後的舉止被港人群起而攻之,並經常因此引發中港罵戰。這可能是因為香港整體就是一個大唐人街已有既定規矩,不像美國白人去唐人街,心理上等於去一個特殊叢林,要暫時遵從另一套叢林生活的規矩故。

2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學壞容易,學好困難,身教重要,習慣成自然,知錯?知恥?

窮心未盡 說...

天氣冷,人口少的地方較文明先進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