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

蘇賡哲:剖解大饑荒之謎

[2015-08-18]溫哥華星島     
    在回應假如股市崩潰,會否令中共政權垮台時,我以五六十年代之交的大饑荒為例,說明數千萬人餓死,中國政局仍然相當穩定, 現在股市假設的崩潰距離餓死數千萬人還遠得很,中共當然不會因此垮台。至於這次空前的大饑荒,以歷史上必定發生的饑民作反的史實來看,當時社會出奇的平靜,中共政權穩如泰山,也很值得細究。
    首先,是古代的饑民會用菜刀、鋤頭和官府拚命。現代的饑民,也仍然只有菜刀和鋤頭,官府卻是槍、炮、飛機甚麼都有。雙方實力懸殊,饑民處於必敗必死地步,作反和坐以待斃沒有分別。不過,中國那麼大,並非死寂一片,暴動和騷亂還是有一些,只是大多發生在邊遠地區,尤其少數民族聚居地。這些地區中共控制力較弱,馬幫等民間行會又有粗糙火槍,拉近了與政府軍的實力。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來自建制的叛亂。例如1960年12月雲南省「宣威反革命事件」,中共的調查報告這樣說:「在這次暴亂中, 反革命分子針對三面紅旗和我們工作中的缺點,提出一些政治口號欺騙群眾,如『實行二次土改,平分土地到戶,不交公糧,不賣餘糧』、『解散公共食堂,糧食分到戶,隨便吃飯』、『恢復自由市場,不要糧票、布票、飯票』,暴亂以後,又提出『土地回老家,土地各還各』等口號。」
    看來,暴亂中的造反者不是搶了糧食吞下肚就算了,他們明白饑荒的原因,還提出了自己的政治見解,反對中共致民於饑的政策。不過一般暴亂的規模零星細小,很快就給平定下去。對整個國家大範圍而言,幾乎等於沒有發生過。
    除了實力懸殊之外,我覺得另一個社會穩定的原因是,中共對人心的操縱控制,也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這種操縱控制,也可以說是洗腦,它達到的效果,簡直可以說是匪夷所思,但又不難理解。
    中國歷史上因饑荒引發的民變,雖然造反的主力必定是農民,但帶頭人或所謂「軍師」,通常需要知識分子。否則單純的農民揭竿而起後,根本不分南北東西,遠一點的路都認不出,如何成事?然則這場餓死數千萬人的大饑荒,中國知識分子是怎樣因應的?
    我想以中國社會科學院前美國研究所的資中筠的經歷,來說明這個問題。
    大饑荒發生時,資中筠在奧地利維也納隨中國代表常駐「世界和平理事會書記處」,當然不受國內饑荒影響。可是,饑荒的消息傳來時,她「感到國內物資匱乏,而我們還在國外養尊處優,於心不安,十分內疚」,於是他們「一再向領導提出申請,要求調回國內與全民同甘共苦,並經受艱苦的考驗。對我們這種和平年代才參加革命工作的青年知識分子來說,沒有經過艱苦鬥爭的考驗是經常被敲打的弱點,也是自己的一塊心病。所以有了艱苦的機會,不問情由都不肯放過」。
    共產政權很像宗教,教徒遇上厄運,常說這是上主給的考驗。但教徒遇上厄運是被動的,是無可奈何逃不掉的,資中筠這些知識分子卻聞厄運而色喜,喜有機會考驗自己了。所以,資中筠她們不會逃避饑荒,更是尋求回國捱餓的機會。後來她們如願歸國,開始捱餓。她的母親想辦法,私底下從農村弄來一簍難得的雞蛋,她覺得這是政府反對的「自由市場」之蛋,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寧可挨餓堅決不吃。這樣的知識分子,怎可能帶頭造反。現在,中共對民心的操控手法和內容改變了,唯有本質依舊。

2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唯靠軍人倒戈,或互相攻伐。

Elaine Ye 說...

北非比中国富有,也自由得多,所以才有茉莉花革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