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8月25日星期二

古德明 :《答本土派》及 《再答本土派》

蘋果日報:《答本土派》
有朋友知我不齒所謂本土主義,更不齒所謂「香港民族」對「中國民族」的仇恨,賜函下教:「大陸百姓,和大陸政權骨肉相連,正是有那樣的人民,才有那樣的政府。大陸人民道德淪落,年前四川地震,川民多有死傷,香港本土派或稱為天譴,似不為過。」這番道理,某不知其可也。
「有斯民然後有斯政」的辯說,說民主政府則可,說暴力御民的政權則不可,否則外國人問「沒有香港這樣的人民,怎會有梁振英這樣的政府」,香港本土派將何詞以對?南韓百姓對北韓,不會幸災樂禍說「有斯民然後有斯政」,反而會盡力給南逃者援手。「香港民族」與其崇拜南韓明星,不如研究一下人家的民族情懷。
大陸民風澆漓,那是事實,但且不說大陸還有無數李旺陽守正不阿,且不說香港已有無數李國章對中共望塵而拜,這裏且請本土派還有人性及思想者,細讀兩句話。第一句是中國名言:「上失其道(統治者無道),民散(散訓犯法)久矣。如得其情(如了解其犯罪情由),則哀矜而勿喜。」第二句是西方名言:There but for the grace of God go I。這句話,據說出自十六世紀英國基督教士布拉福(John Bradford)之口:他看到罪犯給抓去處決,想到假如自己從小就和他們易地而處,不禁歎息:「沒有上帝保佑,那個赴刑場的,就會是我。」這是仁者心腸。
見千千萬萬四川百姓無端罹難,而慶幸「天譴」,則不知是什麼心腸。

蘋果日報:《再答本土派》
拙文《答本土派》一出,本土派譏評即如雪片飛來,那是意料中事。我料不到的,是一位好朋友擲下本土派鴻文,並以其中警句相問:「六億神州盡舜堯,怎會有暴君暴政?沒有暴民,文弱書生毛澤東怎麼暴得起來?」斯言甚辯,只是一乖道理,二乖人性而已。
「六億神州盡舜堯」是毛澤東的大話,只有中國共產黨和香港本土派,才會以之立論。傳說中的堯舜,孔子不能比德,何況匹夫匹婦,何況天下匹婦匹夫。香港梁振英政府之羊狠狼貪,看來也是罪在本土派以外的七百萬市民,以至本土堯舜對梁振英束手無策。
「六億神州盡舜堯,怎會有暴君暴政?」這簡簡單單的問題,把千端萬緒的歷史穩穩掩沒,同時把中共奉為中華民族代表,也即把中共奉為中國,可謂巧矣。本土派自言「反共」,但古某之流說中共與民為仇,說本土派不應仇視大陸百姓,馬上就會招來「心繫大中華」之譏。而「心繫大中華」等於「心繫共產黨」,等於「賣港賊」,等於要「滾出香港,投入中共懷抱」。這樣的層層推論,更不是一個「巧」字了得。
「沒有暴民,文弱書生怎麼暴得起來?」這句警語,不妨髹在赤柬在柬埔寨遺下的萬人冢上,也不妨髹在斯大林時代俄國以至東德的亂葬崗上。這樣,香港本土堯舜的理論,定可震驚四海;其善良人性,也定可千載垂輝。

4 則留言:

Sanny Too 說...

既然本網頁開宗明義係轉載蘇博士鴻文專用,就請勿附貼無關雜文,莫要使人誤認蘇博士参和本土爭論,壞了博士名聲!!

. 說...

此文章似回應蘇博士的鴻文,所以有必要貼出參考,所謂真理是越辯越明的,高慧然,陶傑的專區也有貼其他作者的文章。

匿名 說...

六億神州盡舜堯...!...!...!

懷鄉書訊 說...

本網誌開宗明義僅轉載蘇博士文章,網誌與蘇博士無任何直接關係,博士對本網誌亦無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