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0月17日星期六

蘇賡哲:馮敬恩義舉可風

[2015-10-13]溫哥華星島      
    香港前特首曾蔭權涉貪一案,在拖拉了三年多後,終以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起訴。由於案情並不複雜,因此有人覺得在這時候拋出曾蔭權,是為了轉移公眾對港大校委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的視線。 不過,這算盤顯然打不響了,曾蔭權是香港歷來被公訴的最高職位官員,原應有一陣子轟動效應,但除了在起訴當天上了媒體頭條後,轉瞬就沉寂下來,輿論界仍然充斥着港大事件的評論。
    本來一位副校長聘任與否,不能說是甚麼大事,和它鬧出的軒然大波完全不成比例。其中緣由當然不是人事問題,而是因為這是以陳文敏作觸發點的民主香港陣營和港共政權間一場會戰。它以香港大學為戰場,在於港大是本土自主抗爭運動的重鎮,從意識形態的香港民族論到行動上的佔中,港大都是策源地。以共營相反立場來說,港大是香港的亂源,是反中抗爭的重災區。
    港大在香港近年的抗爭活動中,湧現出一大批英發有為、頭角崢嶸的學生,例如馮敬恩、梁繼平、周永康、梁麗幗、王俊傑、曹曉諾、李啟迪和何珈彥等,梁振英政權當然認為是陳文敏、戴耀庭這些教授「播毒」之效。因此向教授進行打壓和報復是免不了的骯髒手段。他們發動宣傳工具,全力抹黑正直的學者和他們的學生;要知道動員的徹底,從近日港大學生會的馮敬恩被圍攻,即可看出端倪。
    馮敬恩是學生會會長,也是本科生在校委會的成員,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理由荒誕,甚至怪誕,例如有委員所提理由之一,竟是他跌倒後陳文敏沒有去探望。這種情況,幸而有馮同學在會後加以披露,否則所謂保密制度,就是黑廂作業,把香港人蒙在鼓裏。對馮敬恩泄密的評價,讚賞或攻訐,連日來成為香港輿論的焦點,也成為評論人站在高牆,還是站在雞蛋一邊的分野。
    高牆那邊的「語言偽術」宣稱: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是「建基於港大長遠及最大利益」,這種官話套話適用於任何決定,說了等於沒說。至今沒有一個校委肯出來作進一步解釋。
    在我心目中,這十二名否決任命的校委當然不是為了港大的利益,而恐怕是一批欲摧毀香港核心價值的政治傀儡。打一個比喻,他們是一個黑團伙,而馮敬恩是打擊罪犯的臥底,黑團伙當然甚麼都要講保密,但上了法庭,怎能要求臥底替他們保密?
    所以,對馮同學的評價,其實就是對否決任命的校委之評價。你認為梁振英任用這些校委,是為了港大的利益,或者是為了壓制港大傳播香港自由自主思想,就決定了你的立場。這裏黑白分明,沒中間路線可走。
    上周,我們看到香港前高官王永平批評一名「主持親子節目的女作者」發表文章,罵馮同學如果在商界,會「死十次還不夠」,還咒詛馮雖然「暫時死不了」,但外面的人會認得他,僱主會記得他。王永平同時批評一名「曾經被無數青年視為偶像的前大學哲學講師」,這名前講師同樣咒詛將來沒有人會聘用馮敬恩,他還用其文才寫了順口溜,指馮是「大話精」、「必騙盡」。
    這名前大學講師已經沉潛了十年,也「不動如虛空」了十年,現在卻跳出來作王永平所說的「狼毒得令一般讀過書的人恥與為伍」,可見高牆那邊為了壓制港大作為顛覆強權的基地,已經甚麼牌都要亮出來了。從這一點來看,正好反映出馮敬恩同學敢於直面壓迫的可貴情操,我願意在這裏表達支持和敬意。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因為港大學生會公投脫離了學聯 , 沒有了束縛 , 所以做事才如此直接決斷 , 充滿活力的新面孔不停湧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