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0月24日星期六

蘇賡哲:從吳康民看傳統左派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2015-10-20]溫哥華星島     
    曾經指出,去年香港反對佔領行動的群體,「傳統左派」在前沿陣地缺了席。 佩上藍絲帶和佔領人士對罵甚至出拳動腳,或拿着刀鋸去拆佔領區障礙物的,都不是傳統左派人士。對建制陣營來說,沒有不動用傳統左派的理由,此中最顯著好處是傳統左派能用純正香港話宣傳反佔領「理念」,比新移民,深圳來的黑人物們碰上記者採訪時,牛頭不對馬嘴亂答一通成為笑柄,當然好太多。
    香港傳統左派缺席,不是建制陣營忘記了他們,應該是他們不願被利用故。曾鈺成說過的「有辱無榮」無疑是不願再被利用的最主要原因;如果要具體找出其他原因,我覺得他們的頭面人物吳康民(圖)在《口述歷史》中,也透露了不少訊息。基本上,吳康民對北京歷來派駐香港的左營領導,都一無例外,直率地表達了反感和厭惡。  
    梁威林在1959年從廣東省教育廳長調任香港新華社社長,本來和吳康民同是教育界頭人,應有不少共同語言,但吳康民說他一到港就把「白區工作」應該長期埋伏待機的指示丟諸腦後,要求左派教育界「在三年內要使愛國教育成為主流,每家大、中、小學都要建立革命核心小組」。吳康民感嘆說,後來香港回歸十多年了,左派學校都成不了主流,遑論「聞左色變」的英治時期。吳康民來不及說的是,時至今日,每家大學非但沒有建立革命核心小組,反而成為公民抗命以至港獨思想的核心基地。即使是香港的中學,也有「學民思潮」這種組織,把當局欲推行的國民教育頂了回去,甚至成為佔領行動的急先鋒。 
    至於後來令香港傳統左派痛受鎮壓、損失非常慘重的六七暴動,吳康民更認為成因之一,是新華社香港分社最高領導人把大陸左傾路線翻版到香港之故。
    梁威林調回廣東後,繼任的王匡同樣令吳康民看不起。他說王匡只對電影有興趣,其他都不關心。香港的左派學校要籌款辦學,王匡晦氣說:「與其到處捐錢,不如不辦。」吳康民認為這等於是把左派學校三十多年的艱苦工作一筆抹殺。所謂「不如不辦」的意思是「你死你事」,吳康民說他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這句話! 
    到了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上台,吳康民同樣沒有好感。他說許一下車「就嘰里呱啦地大發議論,又是幾乎全盤否定過去近四十年傳統左派的工作,而且把各種失誤的責任全部推在傳統左派身上。許只專心做社會上層工作,與大企業家、大資本家打成一片,對傳統左派十分冷淡,這大大傷了左派幹部和群眾的心,傳統左派不服氣,所以「我們對這第三任領導,又再一次失望」。然則,第四任香港新華社社長周南又如何? 
    吳康民也不欣賞周南,周南曾說要扭轉許家屯不注重傳統左派基層的錯誤,事實上也沒有甚麼群眾接觸。周南明哲保身,不主動聯繫群眾,對此,「左派基層是心中有數」的。 
    吳康民也不單是對新華分社社長不滿,他對二類人物同樣有所憎惡。例如他曾向地產商李兆基勸捐,並取得成績,卻為此被新華分社統戰部長何銘思指着他大罵,說他整天纏着李兆基是破壞了他做的統戰工作。 
    吳康民是傳統左派代表人物,北京多多少少對他都比較「照顧」,但得到甜頭的他對北京派來的領導及其作為,幾乎沒有一個有好感,更不用說「有辱無榮」的傳統左派普羅群眾了。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北方南下的普通話幹部 , 和富二代官二代 , 要搶奪香港土共的地盤吧 , 民建聯工聯會 , 只被視為外圍組織 , 英國佬離開後 , 便沒有利用價值 , 否則冇理由炒德成局長的 , 咁唔俾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