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0月30日星期五

蘇賡哲:隱形魔戒與人性

9月18日多倫多明報      
    古希臘哲學家格魯孔講故事:牧羊人得到一枚令人隱形的魔戒,當發現真的沒有人看到他後,他就跑進皇宮,誘奸了王后,殺死國王,最終竊取到王位。 格魯孔接著說,如果有兩枚同樣的魔戒,一枚戴在邪惡者指上,一枚戴在正義之士指上,這兩人就不再分得出好人壞人,那個正義之士會邪惡化,做他想做的事,而不是做他應該做的事。 
    格魯孔的故事,引起後世哲學界對「沒有人知道,你還道德嗎」的思考,例如一位哲學教授就說:「在空曠無人,又沒有電子監視器,你不慎將別人的汽車刮了一條痕,你會留下電話號碼,還是裝作若無其事走掉?」教授覺得為了逃避賠償,很多人會走掉。 
    其實世情遠比哲學家教授想的複雜。以前,我在電台工作,做完節目回家,將車退後轉出馬路,撞到一輛停在禁止泊車牌下的舊車。完全沒有人看到,沒有電子監視,但我還是回電台找到車主,原來是清潔工。可是他不欣賞人的誠實,而獅子開大口要求一個足以買另一部二手車的賠款。後來我找到修車的朋友,才實實際際解決了問題。所以,我認為哲學家要思考的,不是人在可以隱形時為何不逃避責任,而是為甚麼有種人不欣賞別人的誠實,並企圖乘機敲人一筆? 
    我也不同意格魯孔所說,正義之士戴了隱形魔戒便會邪惡化。辛亥革命前的汪精衛是正義之士,如果他有了隱形魔戒,一定會去行刺攝政王,這是他認為應該做的事,同時又是他想做的事。他不會隱了形去牟求財色,格魯孔看人太悲觀了,也許他想像自己隱了形便邪惡化。

5 則留言:

匿名 說...

正義之士戴了隱形魔戒便會邪惡化, 例外的大概百中有一, 正如香港大學的十二個親政府校委, 躲在保密而不會外洩的黑箱會議內, 便露出猙獰邪惡的真面目.

正義和平 說...

無論隱形與否,也是同一個人。

正義和平 說...

無論隱形與否,也是同一個人,不可自欺欺人,對錯分明。Bouckh Out mike

匿名 說...

所以權力要劃分成幾個部份 , 不能讓任何—個機構獨攬 , 重要職位的任期都有限制 , 就係咁解

VAJRA 說...

在車上看路上的行人很容易,但路上行人過馬路很難望入車內,不信可試試,通常在車上望見路上的朋友,但路上的行人朋友很少能留意車上乘客的容貌,行人在明,車上人在暗。假設停車場有50部車,朋友在車上等我,我很難知道他在那一部車上,他看見我,但我看不見他,朋友不明白,打電話問我為何站住呆了,不上車。所以在停車場根本很難知道有無人目擊一切,假設我是名人,碰撞後走了,很大機會聲名盡毀,前途盡喪。蘇博士講的境界是聖人的境界,不是凡夫俗子可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