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0月5日星期一

蘇賡哲: 苛待釋俘不是傳統

據說是日軍為清兵俘虜治療
8月24日多倫多明報      
    很多中國民族主義者以韓戰時志願軍與聯合國軍打成平手為榮。現在發現的資料顯示,包括毛澤東在內的中共高層,事後都覺得參加這場戰爭是蠢事,上了史大林的當。 韓戰有個引人注意的群體。就是被釋放回國的志願軍俘虜,他們不願投奔台灣,堅決回歸大陸,卻被當局投以叛徒的眼光,每有政治運動,就有挨鬥可能。這種苛待獲釋俘虜的做法,在中共未掌政之前就已是定規,被蔣介石政權釋放的中共地下工作者,一生都在解釋自己清白,不少人直到文革還遭清算。因此,人們多感嘆中西俘虜獲釋後的待遇有天壤之別。
    我看到晚清政府對待獲釋俘虜,也和中共大不一樣。甲午中日戰爭,清廷大敗,停戰後,雙方交換戰俘。雖然清方對日俘總數說不出清晰人數,基本上是日本戰俘較少。據日本的送還俘虜委員長村山邦彥記載,他奉命押送清軍俘虜近千人給中方後,曾重逢其中數將校,他 問清廷對這些釋俘有甚麼安排,回答是:「前日戰俘移交結束後,根據朝廷諭旨,我們多半恢復舊官職繼續奉公。在待命期間,還發給旅費返回鄉里探親。實乃皇恩浩蕩,令人感懷。聽說貴官一行快要離開清國,我等特前來送行告別。」村山說這些釋俘在向他致謝時,激動至淚流滿面。最後是他「代表向各人慰撫,一一告辭」。
    而且此中有一個分別,這些被日本釋放的是打敗仗,喪師辱國的清軍,而志願軍釋俘屬於自詡勝利的一方。即使是1949年前獲釋的中共地下工作者,也是在贏得江山後繼續被清算鬥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