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0月7日星期三

蘇賡哲:覺悟與愚忠

蔣友柏
8月28日多倫多明報      
    我以前任教的學校,曾長期接受台灣資助,學校中理所當然有不少「深藍」朋友。這些人數十年來在精神上追隨國民黨,是兩蔣威權的死忠支持者。他們也與時俱進,加入我互聯網「面書」中,最近熱捧的自是洪秀柱,滿口「柱姐」叫得挺親熱。 他們的反共意識滯留在兩蔣時代,似乎完全不知道「連爺爺」之後國民黨已轉而媚共親共了。 
    如果拿蔣介石曾孫蔣友柏來和這些人對比,會有很大感嘆。毛澤東的孫兒新宇,甚麼都是他祖父最偉大,但蔣友柏卻認為他的祖父和曾祖父做過錯事,他經歷了「內心掙扎與困擾的歲月」,得到這結論,他願意向受害者表達來自隔代的歉意。很多國民黨人因此以為他已投向綠營,他覺得自己不藍不綠,只想做一個普通人,不願意因蔣家後人而得到特殊利益,也不因自己是蔣家後人就必須忠於國民黨。 
    那些深藍朋友在思想上顯然比蔣友柏頑固。我覺得這是一個智慧問題、頭腦問題。舉個例,作家江南被暗殺,深藍的朋友認為只是軍事情報局長汪希苓個人私自採取行動,和政府沒有關係。但蔣友柏從新聞報道看見汪希苓被判監後,住的是套房,有會客室、書房及專用廚房,親人還可以隨時去和他同住。他就明白此人能在獄中享受特權,正顯示暗殺江南和他祖父有關。政府以公帑賠償江南遺孀145萬美元,又是另一個旁證。 
    兩蔣是聰明人,方能掌高位而做錯事;蔣友柏也是聰明人,能察覺先祖犯下的錯誤。不如他們的人便只有愚忠了。

4 則留言:

匿名 說...

蔣友柏的開明, 反映其祖父及曾祖父的相對開明.

匿名 說...

蘇博士講的不是「覺悟」,那只是隨緣生滅,心隨境轉的「妄心」。例如某人七十年代親左,八十年代親大中華,今天又「覺今是而昨非」的本土,可隨緣而變的即是「妄心」。藍營人七十年代以來的立場都是反共,親英美,認同中華民國的自由民主的身份價值,不變隨緣,隨緣不變,這叫「愚忠」?

匿名 說...

现在除了中共的五毛党,谁还会承认中华民国?

匿名 說...

如果沒有中華民國,美國則無需協防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