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2月22日星期二

蘇賡哲:留學的恥辱

11月11日多倫多明報      
    梁齊昕在萬聖節掌摑母親後,有人翻出1992年6月號《清秀雜誌》對梁振英的專訪,當年他抱著數月大的齊昕談到教育話題時表示:「我絕不會把孩子送去外國,這是一個錯誤的做法」。 大家都知道,後來他的「絕不會」變成「絕對會」,他將三個孩子一個也不漏全送去英國讀書。翻出舊賬本的人大概想說,梁振英「明知故犯」的惡果,就是妻遭女摑這一幕令很多港人興奮莫名的鬧劇。說不定,他經常鼓勵香港學生上大陸求學,是深度悔悟後的表現。然而薄熙來將父親打倒在地,再踩斷他三根肋骨,薄並沒有去英國讀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他和梁齊昕的分別,只是怒罵父母時一個用普通話一個用英語。可見打罵父母,實在和去不去外國關係不大。 
    以前我曾說過,一個移民出現在移居國街頭,就是在羞辱他的祖國。因為他覺得祖國國籍應該被離棄,在他心中的國家競賽,祖國輸了給移居國。差不多同樣這意思,1920年代的留學生沈怡在自述中說:「我始終認為留學不是一件體面的事,好在別人不會來窮根問底,為甚麼你不在國內讀書,甚至你已在自己的國內大學畢業,還要遠涉重洋跑來進別人的大學,到底你們的高等教育是怎麼回事?幸而無人提出此問題,否則真使人無顏面回答。想得深刻一點,何嘗不就是國家的一種恥辱。我們不以為恥猶可,相反竟以此為榮」。 
    梁振英初時以送孩子去外國為錯,可能覺得是國家的恥辱,說來他倒也很會含羞忍辱呢。

4 則留言:

匿名 說...

Did CY studied abroad himself ?

Albert Y.C. Lai 說...

西人早就慣了, 出國留學不一定是本國差, 亦可以是各國各有專科而剛巧自己的興趣科目專在別國別校; 更可以是純粹轉換環境見識世面. 西人自己都不卑不亢地出國留學, 自然不會以此刁難晚清民初來的學生了. (只不知會不會用別的話題刁難.)

匿名 說...

但西人留學完畢之後 , 順便「轉換國籍」的 , 比例同中國人差好遠。

cheung geng ho 說...

中國人留學未必會轉換國籍,但取得外國居留權者比比皆是。一方面,畢業後回來搵着數,保留中國人身份始終較為方便。另一方面,又可以佔據道德高地,教人愛國或批評人「黃絲狗」「廢青」。當然,如果出事,呢班人肯定一早金蟬脫殼,溜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