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2月24日星期四

蘇賡哲:新加坡與以色列

11月13日多倫多明報      
    新加坡為習馬會提供平台,作為東道主的李顯龍沒有在其中硬插一腳,乘機搶搶鋒頭, 而是恰如其份地發表聲明「希望雙方會談有助於區域和平」。 通常,國家愈小,領導人就愈希望被世人矚目,李顯龍倘若想跑出會場「抽水」,習馬應該不會反對,他的收斂功夫,其實遠勝乃父。如果李光耀在世,我相信他會用「兩岸國師」姿態亮相,指點一番。有評論人以新加坡的表現,指出「在美國的支持下,加上本身的實力,新加坡才是亞洲的瑞士,而且還是亞洲的以色列」。 
    事實上新加坡立國之初,就向以色列「取經」,學習以色列「寓兵於民」,需要時有能力在極短時間完成足夠的軍力動員。他們邀請了以色列派出軍官訓練新加坡軍人,策劃建立海軍。這是要有點魄力才做得到的,因為新加坡兩個虎視眈眈的強隣馬來西亞和印尼都是回教國家,新加坡本身也有大量回教國民,以色列是回教國家的眼中釘,所以當以色列希望得到新加坡承認,互派大使,新加坡很覺為難,拖到1969年5月才能成事。 
    我比較注意的是,南越在遭受越共攻擊時,在籍華人紛紛想方設法逃離越南。他們不認為對這片自己出生並成長的土地有防衛義務。新加坡立國初期徵兵,卻只需克服華人「好男不當兵」觀念,非但沒有出現雞飛狗走現象,甚至使服役受訓成為國民凝聚力。此中分別,主要是國家認同問題,其次是越戰在即,而新加坡不一定和鄰國開仗。 新加坡在受訓退役後保証各種就業出路,也是南越政府所不及的。

2 則留言:

匿名 說...

當年南越絕大部分華人用賄賂逃避義務和責任,並逃離出國,最終成為共產政權的受害者。

新加波受“敵對勢力”威脅與南越受共產勢力威脅的環境和程度等不一樣,後者遭受嚴重得多,不可比較也!

匿名 說...

呢啲咪係支那種既賤華人. 香港大把呀.香港保衛戰時,萬多英加聯軍,得千零個華籍英兵,就知道華人係一種幾仆街既人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