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2月26日星期六

蘇賡哲:讀《告別總參謀部》

[2015-12-22]溫哥華星島      
     這是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的回憶錄。現在提起中國的太子黨、紅二代,一般都給人非常負面形象:憑藉父蔭掌權,然後以權謀私,盡力搜刮,肚滿腸肥之餘把財產和下一代送出國,在政權敗亡前找好後路。
現年71歲的羅宇本來也可以走這條路,他在總參謀部最富油水的裝備部門任職,但拒絕和其他太子黨同流合污;1989年出席法國航空展期間遇「六四」事件,因不滿中共屠城,逾期不歸。最近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揭露中共種種黑暗。他指出中共常加給人「泄露機密」的罪名,其實所謂機密,中共清楚,其他國家的人也清楚,只是對中國老百姓是機密,泄露機密,其罪在破壞了他們的愚民政策。
    前中共總參大校羅宇對中國現狀的看法,和香港本土派很接近,他認為「我們這個民族的良心幾乎沒有了。環視九州大地,官場的腐敗,讀書識字者的麻木,逢迎、吹牛拍馬,已到了慘不忍睹的程度,由此也呈現出一種全社會性的道德淪喪」;「經過毛澤東三十年的摧殘,鄧小平二十年的腐蝕加流放,已經呈現出一種整體的墮落、出賣靈魂、埋沒良心的趨勢。今天的中國官僚貪污腐化,知識界逢迎獻媚,整個社會道德淪喪。」他多次提到道德淪喪,都形容是「整個社會」。
    香港本土派之希望「自外於中國」,也是因為和羅宇有同感。但也有人指這說法是「法西斯」,並且舉出一些例子說明「中國大陸也有好人」,「中國大陸經常有反政府群眾活動」。其實,一個國家有十四億人,總有一些好人,所謂整體墮落,只是「大致上如此」的說法。
    現實是人民沒有這樣問 不過,羅宇還有看不到的地方:他說:「獨裁的中共官僚資本主義與『港英餘孽』領導的政府玩一國兩制,香港從來就是民主顛覆獨裁的基地,中共不是寄希望於人民嗎?人民會問,香港人有的權力,大陸人為甚麼沒有?」他叫大家別太悲觀,因為大陸人民會這樣問。
    可是,現實是人民沒有這樣問。大陸人民沒有因為香港人的權利比他們多,而向中共提出平權的要求,在去年香港爆發爭取真普選的「佔領行動」時,表示支持的大陸人零星寥落,而且很快被收捕了。反而對香港人冷嘲熱諷的言論鋪天蓋地而至,他們罵香港人不知足,「被寵壞了」。如此奴性,令人覺得不能不悲觀。
    事實是羅宇既然認為這個民族的良心幾乎沒有了,也就不會有多少大陸人因為香港人有一些他們沒有的權利,而覺得應該有所爭取。
    羅是太子黨,他花了大量篇幅寫毛澤東以次的中共頭目,因為年輕,所見有限,並沒有太多內幕。和李志綏醫生的回憶錄比較,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不過,他勤於思考,亦有所得。例如周恩來和毛澤東的關係,雖乏驚人之言,也頗可一讀。
    周恩來被視為「洋派」,毛則未曾出國留學自然就是「土派」。在早期中共黨史上,周的地位高於毛,但因和王明結伙,在第五次反圍剿軍事失敗,從此雌伏於毛;又因為在失敗後,流竄前,周曾決定把毛留在蘇區,而為毛忌恨終生(留在蘇區幾乎必死,瞿秋白是好例子)。
    周在晚年患上多處原發癌症,開刀必死,用中醫或其他療法尚可拖延時日,但他知道毛澤東不放心自己死在他後面,所以急切要求開刀,而且一開再開以求速死,終於如願。羅宇曾聽到周的醫生李冰談及此事,和海外一些觀察者的看法很相似。我有一位朋友和書法家啟功稔熟,啟功告訴他,中共高層有個說法,是毛之發動文革,真正要打倒的是周恩來,不是劉少奇。周對毛的威脅大於劉,這說法有其道理。
    《告別總參謀部》全書最令人訝異內幕,大概是羅宇透露,自己是香港影星狄娜(梁幗馨)的最後一任丈夫,而狄娜生前確曾與解放軍的單位有過業務往來。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大陸人爭取的不是權利,是權和利。

匿名 說...

所謂"奴性",從來如是。小農心或者飢民心,被餵飽了會有一顆"紅心"。
不過,從來有識之士很少數,惟正是社會變革的強大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