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日星期六

蘇賡哲:也談黃毓民

[2015-12-29]溫哥華星島      
    以前有媒體老闆否定香港有新聞自由,他認為在資本主義社會,只可能有媒體老闆的意志,新聞自由只會是媒體老闆的自由。 不過,大家都知道,美國《紐約時報》老闆一向比較照顧編輯自主,至於香港,也不是所有老闆都要在方方面面貫徹自己的觀點或立場。今天讀李怡先生在報紙上寫的社論《民主轉型中的黃毓民》,他在文首特別寫道:蒙報紙主事人包容,他寫的該報社論一貫寫個人意見,較不顧及報方立場,「本文尤其如此,特此聲明」。 
    以我所見,那張報紙的主事人是香港泛民支持者,李怡先生所寫社論支持的是本土派,尤其他這篇文章表達了對本土派主帥黃毓民的理解、同情與肯定,而黃毓民與該報主事人有嫌隙,所以在公在私,主事人的包容度無疑很堪一讚。這種包容度在動輒「一言不合即殺父仇人」的民主派中,絢屬罕見。
    其實,李怡、黃毓民和那位主事人,以前都是泛民主陣營的同志,香港民主運動向本土自主意識轉型後,李怡和毓民轉型了,那位主事人和民主黨等沒有轉變,分歧就此開始,而且裂痕愈來愈深,以致李怡先生也說「民主派內關係複雜難纏」,他「既無意也無能當和事佬」。
    上述這篇李怡的文章發表後轟動一時,城邦派理論大師陳雲教授有所感嘆:大意是李先生說的話他早就說過,但要由李先生說出來,人們才予以重視。
    陳雲教授過謙了,但也可見李怡的「江湖地位」,他說自已無能當和事佬,也就沒有誰有此能力。可是,香港民主事業要進步,實在很需要有這樣的和事佬。沒有和事佬,民主事業和自主事業會在內訌中消耗實力,不過照趨勢看,時間在本土派這邊,無論怎樣內鬥,落後者的唯一出路是追上去。
    我注意的是,李怡先生說他「不知道黃毓民本人是否認識到,五區公投的意識形態就是香港人的自主意識。這種意識在2009年反高鐵開始浮現,而五區公投就賦予了政治含義。」 
    香港本土派成軍,始於由黃毓民提出、司徒華附和的五區公投。本土意識和大中華意識開始決裂,也由於五區公投。但在司徒華和民主黨轉軚背叛五區公投時,他們沒有提出這一點。司徒華生前向我解釋他轉軚原因時,絕對沒提到他要爭取中國大陸民主化,所以與香港自主運動道不同不相為謀;更沒有說他是大中華統一派,所以反對香港任何排拒中國大陸的分裂活動。 
    他提出的反對理由主要是兩點:一、公投無用論;二、不能讓黃毓民佔領道德高地。他們的轉軚分裂了民主派,但不少人倒轉過來,以為分裂民主派的是黃毓民,並從而提出這就是黃毓民已被中共收買了的證據。人有時很善忘,甚至善忘到記不起司徒華在相當長的日子中,曾是五區公投熱切支持者。
    很多這種善忘的朋友問我同一個問題:「黃毓民是不是被中共收買了?」我被問得多了,會不耐煩答:「他挖自己的心讓你看,你還是看不到答案的。最簡明的答案是看他在立法會按表決掣。」 李怡絕對不相信黃毓民被收買,因為他清楚中共不會收買一個人去向他們破口大罵。更不會收買一個人叫他去搞等同香港自決的五區公投。其實,現在的毓民已經是香港獨立運動的主將,每天都有新的追隨者加入到他的隊伍中。中共會收買一塊砸自己腳的石頭嗎?
    所以,我覺得陰謀論的信奉者常自以為聰明,看穿了內幕,其實只是他們善忘兼且智商不高而已。

7 則留言:

Sanny Too 說...

博士所指人物豈止智商不高,筆者早前曾於另一網絡平台貼出如下心聲:

『走肉行屍活在鬼魅蕩漾空間,硬堆疑幻景象加以自行肯定,捕風捉影者莫以此為甚,又或硬把謊言重复千遍促成真理,豈非自欺欺人,是否為討生活,自是可憐人生。』

香港有今日就拜這班無賴所賜,港人應如何拜謝其恩!

匿名 說...

左膠與大中華膠是賣港賊 , 這是十分清楚的。

匿名 說...

將屋企人搬去外國, 同時又叫你身土不二既議員, 係咪代表緊某D野呢?

addiechung 說...

樓上果個,屋企全家比人恐嚇比人搞你會點安排呀? 不過你呢種廢柴小人嘅性格做奄春好耐.....

Nella Nella 說...

呢頭話香港好好嗰頭將屋企人搬出香港就話有問題啫,人地擺到明係搞抗爭既將家眷搬出去有咩問題?

匿名 說...

私怨重0羅 ! 左膠就是這樣的。

匿名 說...

五區公投真的沒有用, 司徒華先生說得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