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1月19日星期二

蘇賡哲:深刻奴化的後果

12月18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發生佔中運動時,中國大陸有人說:「香港人已經享受了那麼多民主、自由,仍然不滿足,香港人被寵壞了」。 大陸評論家陳破空舉這個例子說明「深刻的奴化,往往令受迫害者為施迫害者所同化,成為另外一個層次的施迫害者。」
    自己沒有民主自由,卻覺得別人的民主自由太多了,再爭取是貪心不知足,心態當然很可笑。不過我想起一個事例,也許更能說明被深刻奴化後,人會變得比施迫害者更可怕。 
    1963年5月,廣東博羅有四名餓得皮包骨的青年要偷渡去香港求生,在邊境的山上遇到林場養蜂員,退役的老民兵戴意友,戴為「報答黨恩」,堅決阻止四人偷渡,結果寡不敵眾,被四人打傷。但戴的呼救聲引來軍警圍捕,四人很快便被捕獲。寶安縣委為「開展學習老民兵戴意友的活動,擴大影響,起到教育群眾的作用」,便要求公檢法部門到戴意友的家鄉去,征求群眾對四名偷渡者判刑的意見。戴意友的家屬說:「老人的命保住了就行,殺不殺是政府的事,隨政府吧,我們沒有意見」。戴意友本人則說:「我又沒有死,沒讓他們偷過河去我就甘心了,判甚麼,隨便吧」。可是在群眾大會上,群眾的「表決」是齊聲喊「殺、殺、殺」,於是四人中的官文烈被槍決,立即執行 ,其他三人判無期徒刑。
    偷渡不遂而傷人,文明地區的人會覺得判三數年監禁已足夠,但受迫害的群眾比施迫害者更渴望看到同被迫害者的血。

4 則留言:

匿名 說...

裝大閘蟹的蘿不用蓋,因為如果有蟹想逃走,
其他蟹會拉它下來。

養蛙池要蓋網,因為青蛙會騎膊馬,讓上面的逃走。

大閘蟹全名是「中華毛絨蟹」

匿名 說...

中國人和中國政權是一體兩面 , 只有傻的 , 才不了解當中的互動關係 。

匿名 說...

奴民也是愚民, 是被中共洗腦教育荼毒的大陸人; 一旦成為愚民, 一世也是愚民, 極難改變.

VAJRA 說...

夢中不知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