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蘇賡哲:青出於藍的尷尬

12月22日多倫多明報      
    加拿大遺傳學家徐立之赴港當了十餘年大學校長,退休後曾一度考慮回來重新從事本業研究工作。 去年六月重訪多倫多病童醫院他工作過的實驗室,卻對不少儀器感到陌生,又發現昔日進行基因研究的徒弟已擁有四萬平方尺的實驗室,面積是以前自己實驗室的二十倍,顯然大有成就。徐先生覺得落後了,追不上,為免拖累對方前進,決定不再回加重操故業。
    科學發展一日千里,放下十多年,徒弟已足以反過來當師傅。普羅大眾不明白遺傳學研究的內情,但只要看看我們身前的電腦,手上的手機,再回憶十多年前同樣的東西,就知道徐立之的決定是有道理的。這是從學術進展角度去看問題。此外,還有另一方面的考慮。
    我以前在香港執教的院校,所辦博士學位課程,有不少去自台灣的研究生。這些研究生有些已在大學任教多年,也有些自得到碩士學位後,在社會上其他崗位服務了很長時間,而且取得相當社會地位。由於台灣對學歷要求提高了,他們需要一個博士學位。因為本身有職務在身,甚至大多已結婚生子有了家累,赴港求學其實很辛苦,每星期周末飛港,上完課立即趕回台灣,還要寫論文。按理台灣高等教育發達,何必捨近圖遠?原因也和徐立之相似:他們以前的學生已青出於藍,在研究所教博士班了,如果他們在台灣就讀,便會出現師生位置倒掉的尷尬場面。也不只是注重面子的中國人才有此顧慮,據知即使在西方學界,亦沒有多少人受得了這樣的心理壓力。

1 則留言:

VAJRA 說...

青出於藍?個人認為只限科技,電腦的發展吧了,而古代不可思議的文明智慧反而有失傳之餘,一般人誤會「現代」是先進的,而「古老」是落後的,其實是一種錯覺,人有生老病死,物有成住壞空,心有生住異滅,你怎知在某個時空,例如十億年前在某個時空可能比現在有更高的智慧文明?行舊書店,老闆不收兩年前的舊電腦書,但有些種類的書永遠不會過時。1970-1980年代很多書都絕版了,出版社也結業了,很嘆息!那個年代很多我喜愛的硬皮書,古線裝書,仙學,風水玄空,功夫書,絕版的如喇嘛派柔子八極拳,喇嘛派智慧劍,北少林螳螂叢書,臺灣硬皮仙學古籍,風水玄空,密宗書籍,催眠術全書等等,倒閉的出版社如香港藝美,臺灣真善美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