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1月28日星期四

蘇賡哲:幽默與文字遊戲

12月30日多倫多明報      
    曾鈺成和青年朋友談「幽默」,其中有人說,只有洋人,特別是英國人,才懂幽默,中國人是沒有幽默感的。
    這種「只有洋人」,「中國人沒有」幽默感的說法也許太絕對了,但我也認同英國人比中國人有幽默感,而且社會地位愈高,對比就愈強烈,相信這也是很多人的共識。曾鈺成則認為中國人也有幽默感,不過,他舉的一些例證,恰好就是我認為中國人沒有幽默感的原因。我不喜歡所謂中國人的幽默感,很多是文人的文字遊戲,文字形式可能是文章、詩詞、對聯,這只要翻開古代的笑話書便可知道。幽默是一個人完全明暸自己的真正「斤兩」,從而無所顧忌,天馬行空湧現出幽默的靈感。但文墨遊戲中的中國文人,卻往往只是志在賣弄,多數給人的感覺不是幽默,而是酸腐氣。
    例如曾鈺成所舉幽默例子,金聖歎被判斬首之刑,在刑場上還要和家人玩對聯,出上聯「蓮子心中苦」,然後自己提供對聯「梨兒腹內酸」,以諧音「憐子」、「離兒」表達臨刑從容自若的心情,曾鈺成指為幽默最高境界,其實就是酸文人的遊戲。又如他津津樂道的廣東才子倫文敘,同樣脫不出玩文字的窼臼。倫文敘和柳先開的「文鬥」,就是柳先開寫出對聯「廣東花未發,湖廣柳先開」,表示自己對功名的信心,而倫文敘的反擊是將對聯寫成「湖廣柳開花未發,廣東花開狀元來」,我實在感受不到此中有甚麼幽默感。
    可能不通文墨的人更有幽默感,只是他們沒有能力記載下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