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1月5日星期二

蘇賡哲:墨翟與基督

12月8日多倫多明報      
     文化評論家李劼提出一個問題:中國的墨子為何沒有成為基督? 他認為將孔子和基督並列是錯誤的,先秦百家和基督比較相近的是墨家。孔子四處奔波求君王垂青,得意時就鎮壓異己,一旦察覺君王臉色有變便溜之大吉。而且他追求世俗物質生活,為人世故,生性怯懦,區區陳蔡之圍便驚恐莫名,只有墨子總是為弱勢群體仗義執言,不卑不亢,不驕不怯,勇於任事,超然於生死之上。李劼說:「墨翟的兼愛與基督的憐憫相似;墨翟的自我犧牲精神與基督的殉難互相輝映。墨翟關懷的是弱勢群體、弱小國家;當年追隨基督的,也是底層民眾。倘若基督沒有殉難,那麼就是希伯來人的墨翟;假設墨翟的結局也像基督那樣被釘上十字架,那麼就成了中國的基督」。他將耶教之廣傳天下和墨家沒落,歸因於基督殉難血祭而墨子沒有。 
    我不同意這看法。假設墨子因為他主張的兼愛,被孔子加以「無父的禽獣」罪名,殺之如少正卯,墨家還是不會成為中國產的基督教。墨子法天儀鬼,「我為天之所欲,天亦為我所欲」,最多只能成為中國上古模糊宗教觀念中的先知或代言人,而不是教主。他的仁者設計是人與人之間的兼相愛、交相利,始終不能成為廣傳天下的宗教。 
    基督教不但能廣傳,而且可相信一日有人類存在,就有它存在。原因在基督令人相信祂是救世主、彌賽亞,只要信,就可以得永生,這使人脫離苦難的俗世,具體有了天堂的盼望,和墨子將說不清楚的天道人間化,當然大有分別。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墨子的學說中沒有一個法力無邊的神或佛, 故其學說不會成為宗教, 他本人亦不會成為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