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星期一

蘇賡哲:中國人也有幽默感

12月31日多倫多明報      
    倫文敘式舞文弄墨玩文字遊戲,我很難體會其中的幽默感。但中國人並非沒有幽默感。 深圳發生堆土崩塌淹沒工業區悲劇,救援人挖不出人,挖到一隻雞,官方如獲至寶大肆宣傳,飼雞以美食,供奉如貴人。有大陸網民說:「該雞遇救時,立即高聲啼叫感謝黨」。
    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一名年近九旬老教授寫信去日本駐華使館嚴辭痛斥。消息傳開後,上訪戶找到教授,希望他代寫訪信。教授推辭說:「我在搞反日工作」。被拆遷戶也找上教授,希望他發表文章呼籲一下。教授拒絕道:「我在研究南京大屠殺,沒空」。挨城管打的小販又找到教授,要求他主持公道。教授長嘆一聲說:「你們都不明白,我還是反日,才活得長壽呀。」
    即是說在大陸,唯一安全的就是罵日本,若是批評本國當權者,便是嫌命長了。編這故事的人是有幽默感的。我一向樂意推薦的韓寒當然也是其中能手。在大陸,有病看醫生要付大錢,人死在水裡,把屍體撈上岸亦要付大錢。韓寒說:「我為國家繳納了不少稅,我有一個夢想,希望如果有一天我掉河裡死了,黨和政府可以免費打撈我的屍體。當然,我知道這個可能性不大,所以我還是要把游泳學好。」
    這些有幽默感的創作,都沒有玩詩詞對聯,沒有文人的酸腐氣。他們的共通點是批判權威。事實上諂媚討好權勢者,是不會有幽默感的。權勢者施壓於民,也是不會有幽默感的。韋小寶和康熙的故事,只是小說家言而已。

1 則留言:

VAJRA 說...

西方文明是先進的,科技,軍事,經濟,自由,民主,法治等等,近二百年來東方文明無可匹敵,但個人不盡藐視東方盛世的唐宋文明。不停用「自己的短處」去鬥「別人的長處」是心理不健康的,愛恩思坦和貝多芬鬥音樂高下是傻的,貝多芬和愛恩思坦鬥科學也是顛的。東方文明有其所長,例如禪,密,道,仙,奇門遁甲,河圖洛書,風水玄空,術數命理,天人合一,超凡入聖,有其高深智慧,於西方文明相對變得幼稚可笑。個人是崇拜西方耶教文明的,但不會像一般人「誤會」東方文明只配洗廁所,當垃圾。青蛙不應跟牛鬥大,應跟牛鬥小,貝多芬不應跟愛因斯坦鬥科學,用自己的短處去鬥人家的長處,你一生只能活在自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