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2月13日星期六

蘇賡哲:李光耀和他的學生

[2016-02-09]溫哥華星島      
    鄧小平是李光耀一個不及格的學生。也許有人要說,鄧小平被十多億中國人尊為「一代偉人」,怎會以蕞爾小國新加坡的李光耀為師?
    如果獨裁者不想把自己的國家搞得一團糟以致危及那張金交椅,則李光耀絕對足為他們的師表。可是,鄧小平再怎樣努力向李光耀取經,也只能做到令中國人小康有望,和新加坡的人均富裕差距甚遠;中國全境雖無大亂,各地小型騷動、抗議、上訪無日無之,社會的治安及安定性、和諧性、穩定性亦和新加坡沒得比;中國最惹人詬病的是貪污腐化橫行,而新加坡政府的廉潔度一直高踞世界廉政榜前列。
    不少人說,中國之成為貪腐大國,皆因沒有反對黨、沒有新聞言論自由,掌權者沒有監察,但這些東西新加坡也沒有,有也只是象徵式點綴。即是同樣的客觀條件,李光耀做得到,鄧小平和他的繼承者就做不到,所以不及格,也所以李光耀經常以國師姿態出入中國,口沒遮攔,指點江山。
    至於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這些李光耀在香港的「粉絲」,只是北京老大的馬前卒,老闆做不來的事,伙記雖然付出學習的熱情,成績卻是免問了。
    鄧小平出身軍旅,殺人不當甚麼一回事,李光耀不殺政敵,但其狠不在鄧之下。他的做法是不經審訊就把政敵投牢。林福壽醫生、謝太寶、賽札哈利、傅樹介醫生都因政見被他抓去坐長期監獄。謝太寶監禁加軟禁共32年。2008年1月,李光耀自己說:「給予一個人最大懲罰是完全隔絕在地牢裏,陰暗,完全沒有任何的生命激勵因素,這是一種真正的酷刑。」他知道這種痛苦甚於被殺死。
    李光耀在1959年10月4日的立法會,向首席部長馬紹爾說過:「鎮壓,是一種日益成長的習慣,我聽說幹這事就像做愛,第二次肯定容易些。第一次有些良心上的創痛呀,負疚感甚麼的,但是一旦搞上了,重覆搞幾次,就會愈來愈厚顏無恥,放手大搞了。你要做的全部工作,無非解散各類組織協會,驅逐拘押這些協會中的骨幹人士。然後社會表面就奇跡般平靜了。於是,被脅迫的報章、政府掌控的電台,開始天天歌功頌德,慢慢地人民就將你幹的這些邪惡勾當忘光了。如果居然還有人提起這些事,你儘管歪曲事實辯解吧,沒有不良後果,因為根本就沒有反對黨出來跟你辯白。」
    這是他33歲時的表白,後來數十年實踐,都遵循同樣的精神軌跡,而且操作得愈後愈見順暢。
    控制報紙和電台,令人民忘記統治者做過的邪惡勾當,這在鐵腕治民的鄧小平及其繼承者來說是毋須學習的,但也因為不學,才會弄出香港銅鑼灣書店這種令自己下不了台的事。李波失蹤後,香港有人說,倘若北京領導人認為他出版的書有誹謗成分,應該訴之法律,不可以用「強力部門」規避法律的形式押人上大陸。
    香港有建制派女議員嗤之以鼻說,北京不會這樣做,因為訴之於法太抬舉李波了。李光耀就願意抬舉那些異見者,訴之以《誹謗法》、《煽動法》、《內安法》而百戰百勝。說到底,不是抬不抬舉的問題,關鍵在於他們沒有把握控制法庭。
    不過,香港對箝制異見也做出成績了。去年,「無國界記者」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國大陸在180個國家中排倒數第5位;新加坡是153,而香港居然由2002年的第18位跌到第70位,它在向新加坡師傅急追猛趕。

1 則留言:

西方金 說...

東方木是東方木,西方金是西方金,你學不了我,我也學不了你。天堂所以是天堂,地獄所以是地獄,人間所以是人間,福人住福地,各有「因緣」。